幾天前,我和老友鮑勃在我們鄰近的健身房做運動。我注意到他一邊大力踩著室內腳踏車,一邊盯著手指上的血壓計。

「你在幹嘛?」我問他。

他咕噥著說:「看我是不是還活著。」

我反駁:「如果你真的看到自己死了,那你會怎麼樣?」

他笑容可掬地回答:「我會高呼哈利路亞!」

這麼多年來,我發覺鮑勃有一股很強的內在力量。在他人生的旅程接近終點時,面對身體漸衰和不適,他展現極大的忍耐力,對未來充滿信心和盼望。事實上,他不只已找到盼望,而是連死亡也不能壓制他。

誰能在面臨死亡時找到平安和盼望,甚至是喜樂呢?只有那些憑著信心在上帝永恆國度裡有分的,和那些真正知道自己有永生的人(哥林多前書15章52、54節)。擁有這樣確據的人,就像鮑勃一樣,死亡已經不能再威嚇他們了。他們可以帶著極其喜樂的心情,談論與基督相見的那一天!

何必懼怕死亡?為何不歡喜快樂?就如詩人鄧約翰(John Donne)所說:「浮生一寐,醒來就是永生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