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很害怕⋯⋯

一個十幾歲的女孩在社群網站通知朋友自己將做醫療檢查,留下這句令人心疼的話:「我真的很害怕!」這個女孩因為健康出現問題,必須前往離家三小時的市區醫院,準備住院,進行一連串的檢查,然後忐忑不安地等待醫生確定她到底患了什麼惡疾。

僕人領袖

我們教會為新上任的長執同工舉行了委任儀式。為了表明他們「僕人領袖」的身分,教會裡的長執都參與了一個極有紀念性的洗腳儀式。全體的教會領袖,包括牧師,在會眾面前彼此洗腳。

相像

有人說我們每個人都有一個「分身」,就是有一個跟我們長得很像,卻毫無血緣關係的人。

喜樂歡唱

在牙買加的一間醫院裡,有位名為薇歐莉的老太太坐在病床上,面帶微笑地看著前來探視她的一群青少年。日正當中,炎熱的天氣使得病房裡又悶又熱,但她並沒有任何怨言,反倒絞盡腦汁地想要唱一首詩歌。接著,她開心地唱著:「我就行走著、奔跑著、跳躍著,讚美主!」她一邊唱,手臂一邊前後擺動就好像正在奔跑一樣。此時,周遭的人都不禁落淚,因為薇歐莉沒有雙腿。她說自己這樣唱,原因是:「耶穌愛我,將來在天上,我就有腿能跑了。」

學習語言

在一間牙買加的小教堂中,我站在會眾面前,盡我所能以當地的方言向大家問安:「哇關,牙買加?」回應比我預期的好,會眾都報以微笑以及熱烈的掌聲。

憐憫的心

我們夫妻倆和一群朋友共七個人,在人山人海的遊樂園裡觀賞音樂表演。因為想要坐在一起,我們就試著擠在一排。但有位女士卻硬要插入我們當中,我太太告訴她我們七個人想要坐在一起。但那位女士只是隨口說:「是喔!」接著,就和她另外兩個朋友坐了下來。

這不適合我

最近度假時,我決定留鬍子,就將刮鬍刀束之高閣。雖然朋友和同事的反應不一,但多屬好評。但有一天,當我照鏡子時,感覺「這不適合我」,於是我又再度使用刮鬍刀。

有盼望

在2002年的一場車禍,我們失去了年僅十七歲的女兒梅莉莎。即使過了這麼多年,我仍會陷入「如果」的思潮。有時在憂傷中,我會想起那年六月的傍晚,如果能將一些事重新安排,悲劇也許就不會發生,梅莉莎說不定就會平安到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