救恩的泉源

人們在地面上鑽井,一般都是為了採集岩石樣本、探取石油,或是尋找可以賴以生存的水源。

我們來慶賀

在2014年世界盃,當迦納足球員阿薩莫阿·吉安(Asamoah Gyan)一球踢進德國球門時,他開心地和隊員一起跳了支舞。幾分鐘後,德國球員米羅斯拉夫·克洛斯(Miroslav Klose)也踢進一球,他則做了個跑跳前空翻。難怪2002年世界盃為美國得分的球員克林特(Clint Mathis)如此說:「足球員慶賀進球的方式都很搶眼,因為這反映了球員的個性、價值觀念和熱情。」

奇臭無比

在2013年8月,大批群眾聚集在美國賓州匹茲堡的菲普斯溫室,為要見證稱為「屍花」(corpse flower)的熱帶植物開花。因為這花原生於印尼,而且每隔幾年才開花一次,所以花開時蔚為奇觀。當巨大的花朵盛開,豔麗鮮紅的花朵卻散發出像是腐肉的臭味。它這氣味,吸引了尋找腐肉的蒼蠅和甲蟲,但花朵裡面卻沒有食物。

上帝的指南針

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,有27名水手在離北卡羅萊納州沿岸約500公里處,靠著小小的指南針從死裡逃生。當時,退休海員錫曼諾夫(Waldemar Semenov)在美國一艘參戰的商船上擔任初級工程師。一艘德國潛水艇浮出水面,並向他們的輪船開火。結果輪船被擊中,著火並且開始下沉。錫曼諾夫和船員們一起將救生艇放入海中,並使用救生艇上的指南針導航,回到航道,然後慢慢靠近海岸。三天後,他們獲救了。


言語的力量

尼爾遜·曼德拉因反對南非的種族隔離政策而被監禁近三十年,他深知言語所帶來的力量。如今,他說過的話常被人引用,但在他身陷囹圄時,卻無人敢引用他的話,因害怕會對自己不利。在獲釋十年後,曼德拉說:「用語輕率從來不是我的習慣。如果這二十七年的牢獄生活能夠讓我們學習到什麼,那就是在那孤單寂寞的環境裡,令我們明瞭言語的珍貴,而且言語對人們生與死的影響是如此真實。」


頌讚永活的上帝

美國人權英雄羅莎•帕克斯(Rosa Parks)於2005年去世。當時,著名主持人歐普拉認為能在安息禮拜上致詞,讚揚帕克斯是一項殊榮。當歐普拉提到帕克斯在1955年拒絕在公車上讓座給白人男子時,她說:「我常想,當時公車實行種族隔離政策,拒絕讓位會被逮捕,在那種情況下,她堅持坐在座位上,實在需要極大的勇氣。她這種沒有考慮到自己的舉動,讓我們過後得到更美好的生活。」


我們的錨

美國教師艾斯特拉·帕夫拉姆在退休後,用畢生的積蓄買了一台巴士。她在車廂中放置了許多電腦和書桌,並駕駛這輛巴士穿越佛羅里達州的棕櫚灘縣,為許多邊緣少年,提供一個做功課和學習一技之長的地方。這些孩子很可能想放棄他們要有更美好將來的夢想,而艾斯特拉正好為他們提供了安穩和盼望。


平靜風浪

當卡崔娜颶風向密西西比沿岸逼近時,一位退休牧師和妻子趕緊前往庇護中心。他們的女兒要求父母前往亞特蘭大市,讓她可以照顧他們,但夫妻倆卻因銀行關閉提不到現金而無法成行。風暴過後,他們回家想拿些東西,卻只能救回幾張漂在水上的家庭照。當牧師將他父親的照片從相框裡拿出來晾乾時,卻掉出了366美元,正好是兩張飛往亞特蘭大機票所需的金額!這奇妙的經歷讓他們明白耶穌是信實的,必會供應他們的需要。


上帝垂聽

在1982年,當葛理翰牧師接受《今日秀》(The Today Show)專訪的前一天,他的公關經理羅斯(Larry Ross)要求電視台為牧師預備一個房間,讓他在受訪之前在裡面祈禱。不過,當葛理翰牧師到達攝影棚時,他的助理告訴羅斯,牧師並不需要那房間。他說:「牧師今天早上起床就開始禱告,吃早餐時也在禱告,來電視台時也在車上禱告。等一下在專訪時,他也很可能在心裡禱告。」羅斯過後感慨地說:「對於我這樣的年輕人來說,這實在是值得學習的功課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