標籤  |  %e4%b8%8a%e5%b8%9d%e7%9a%84%e7%9c%8b%e9%a1%a7

上帝關心嗎?

在寫作的生涯中,我經常探討苦難的課題。我一再地思考同樣的問題,猶如觸碰一個從未癒合的傷口。我聽過讀者們的分享,他們痛苦的經歷讓我看到人生有苦難。一位青年牧師打電話告訴我,他的妻子和初生的女嬰因輸血而感染愛滋病,已經生命垂危,他問我:「我該怎麼跟我教會的年輕人說,上帝是慈愛的呢?」

記得那時⋯⋯

我的兒子為了戒掉毒癮,奮戰了七年。記得在那段時間,我和太太也經歷了艱苦難熬的日子。我們除了不斷禱告,期待他能脫離毒品的控制,也學會了為每一個小小的勝利而讚美。如果在24小時內,他沒有出任何狀況,我們就會對彼此說:「今天真是美好!」這短短的一句話提醒我們,要為上帝在這些小事上所賜的幫助心懷感恩。

赤露敞開

在2015年,某國際研究公司聲稱,全球已架設2億4500萬支監視器,並以每年15%的速度往上攀升。此外,每天也有億萬人使用智慧型手機,隨時捕捉各種畫面,小自慶生場合,大至銀行劫案。不論我們是歡迎與日俱增的安全感,或是譴責那逐漸消失的隱私權,我們的確處於攝影機高度普及化的社會。

自我提醒

你會自言自語嗎?有時在處理事務時,我發現說出自己的想法很有幫助,特別是當我維修車子時更是如此。因為我可以說出好幾種可行的方法,並找出最佳的維修方式。然而,雖然許多人天天都會自言自語,但如果讓人撞見我正對自己說話,我還是會有點尷尬。

我重要嗎?

我站在一間超市的收銀台隊伍中,環顧四周。我看到一些剃光了頭、鑲著鼻環的青少年,正在選購零食;一個年輕的專業人士買了一塊牛排、幾根蘆筍,和一顆地瓜;一位老婆婆正在猶豫要買桃子還是草莓。我不禁問自己:上帝知道這些人的名字嗎?這些人對祂來說,真的很重要嗎?

到我這裡來

我和孩子們在公園裡散步,碰到一群狗兒在自由嬉戲,而狗主人正在閒聊,沒發現其中一隻狗正對著我的小兒子呲牙裂嘴。小兒子試著以噓聲把那隻狗趕走,但狗兒卻反倒更靠近他。

最後,小兒子開始害怕,慌張地跑開了。他越跑越遠,那隻狗就越追越緊。我趕緊對小兒子喊說:「到我這裡來!」他才跑回我的身邊,不再慌張。那隻狗也轉而尋找別的目標,結束這場追逐。

這個恩賜

好幾年前,我寫了一篇關於我收集各式拐杖的散文,當時我想也許有一天我也會用到這些助行器。果然,這一天來了。如今各種背部問題和周邊神經病變,讓我行走時需要使用三輪助行器。我不能健行也不能釣魚,許多原本會讓我開心的事情我現在都不能做了。

與你同在

我在福音雜誌社實習時,寫了一篇文章,談到有一個人成了基督徒。他告別過去的生活,生命徹底改變,並讓耶穌成為他生命的主宰。該期雜誌發行後幾天,我接到一通匿名電話,威脅我說:「戴勞倫,你小心點,我們正注意你!你再寫這樣的故事,肯定性命不保!」

人生旅程

我成長於叛逆的六十年代,曾經背棄信仰。我從小就開始上教會,但直到二十多歲遇上一次慘痛的意外之後,才真正認識耶穌。自從那時候起,我就將所有的歲月用來傳講耶穌對人們的愛,這就是我的人生旅程。

相關主題

> TC-FGSL-ODB

愛的禮物

幾年前,年僅七歲的女兒送我一個小禮物,那是由一根鞋帶圈住五個小木塊的鑰匙圈。如今,鞋帶已經磨損,木塊也已碎裂,但木塊上的字「爸爸我愛你」已刻在我的心版上。

愛的語言

當年我祖母來到墨西哥宣教時,西班牙語學得很辛苦。有一天,她上菜市場,在購買肉類時,她把購物清單交給女店員說:「我的西班牙文不好,也許要你向老闆稍費脣舌。」老闆聽到了,卻以為我袓母要買牛舌,當時祖母也沒發現,直到回家後才知道買錯了。她可從來沒有煮過牛舌呢!

偉大的犧牲

威廉·史泰德(W.T.Stead,1849-1912年)是著名的英國記者,以報導有爭議性的社會議題而聞名。他發表的兩篇報導,強調郵輪的救生艇不足,嚴重威脅乘客的安全。諷刺的是,當鐵達尼號於1912年4月15日撞上冰山的那天,史泰德正好也在船上。根據一份報告指出,當時史泰德幫助婦女和兒童搭上救生艇,過後他將自己的救生衣也讓給別人,並讓出自己在救生艇的位子,犧牲自己的生命,讓他人得以獲救。

> 靈命日糧

不是徒然

我認識的一位理財顧問,曾經這麼描述投資理財的現實層面,他說:「抱最好的希望,作最壞的打算。」的確,在生活中,幾乎我們所做的每一個決定,都無法確定會帶來什麼後果。然而,有一個我們所做的決定,其結果是肯定的,不論發生什麼事,我們都可以確信所付出的努力,到最後都不是徒然。

一無所缺

想像一趟沒有行李的旅行。沒有必需品和替換衣物,沒錢也沒信用卡。聽起來又可怕又不明智,不是嗎?

上帝關心嗎?

在寫作的生涯中,我經常探討苦難的課題。我一再地思考同樣的問題,猶如觸碰一個從未癒合的傷口。我聽過讀者們的分享,他們痛苦的經歷讓我看到人生有苦難。一位青年牧師打電話告訴我,他的妻子和初生的女嬰因輸血而感染愛滋病,已經生命垂危,他問我:「我該怎麼跟我教會的年輕人說,上帝是慈愛的呢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