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我到英國的渡假鄉村旅行時,買了幾個骨瓷馬克杯作為紀念。我雖然小心翼翼地使用這些杯子,但還是有一個掉到水槽裡碎了。最近,我看到了日本傳統金漆陶瓷的修補技藝,不禁想到那個破碎的馬克杯。

如果東西碎了,通常我們能把它修補到可用的狀態便很開心了。但是數百年前,一位日本藝術家決定要修補破碎的瓷器,使它重現美麗的光彩。他利用金粉填補黏合破碎的器皿,修復後的瓷器都滿佈錯綜複雜的黃金紋理。

在最早的人類歷史中,罪進入世界(創世記3章),神學家稱這為人類的「墮落」,墮落無可避免的後果就是破碎。從此,生命便充滿了痛苦,因為我們不斷用破碎的尖利缺口傷害他人,也傷害自己。然而,上帝不願意看見我們支離破碎,祂的修復工作使我們的缺口變為美麗的紋理。

正如日本傳統金漆陶瓷修補技藝家一樣,上帝使用比黃金更貴重的東西,就是祂兒子的寶血來修復我們的生命。我們的生命並沒有黃金般的紋絡,取而代之的是基督的寶血使我們合而為一。我們已經「在祂死的形狀上與祂聯合」(羅馬書6章5節),世上沒有比這更美的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