彙整: 2017年8月10日

天父的面容

我記得父親的面容,我通常很難讀出他的心思。他很仁慈,但性格內斂、沉默寡言。我在孩提時期,就常試圖從他臉上探究一抹微笑或其他的表情。面容表露我們的心思,無論是蹙眉、憂鬱、微笑或瞇眼,都顯露出我們對人的觀感。我們的面容足以表露我們的心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