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個週二,我都會到「中途之家」探訪瑪麗,那是一所協助前囚犯重新融入社會的機構。瑪麗的經歷和我們截然不同,她剛出獄,正在戒癮,與兒子分離。你或許會說,她是社會邊緣人。

如同瑪麗,阿尼西謀也同樣飽嘗社會邊緣人的辛酸。阿尼西謀身為奴僕,顯然觸怒了他的基督徒主人腓利門,而被關在監獄裡。他在那裡遇見保羅,相信了耶穌基督(10節)。阿尼西謀已成為新造的人,但還是奴僕的身分。保羅打發他送信給腓利門,勸他接納阿尼西謀的新身分:「不再是奴僕,乃是高過奴僕,是親愛的兄弟。」(腓利門書1章16節)

腓利門需要做出抉擇:視阿尼西謀為奴僕或基督裡親愛的兄弟。我也需要做一個抉擇:視瑪麗為前囚犯、戒癮者,或是正被基督大能更新生命的女人?我將瑪麗視為主內的姐妹,我們是有幸偕行信仰之旅的夥伴。

社會和經濟地位、階級或文化差異的高牆,阻隔人與人之間的關係。但是基督的福音可拆毀藩籬,更新我們的生命和人際關係,直到永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