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成長於50年代的美國,我所居住的城市實行種族隔離措施,對於這一點我從未質疑。在學校、餐廳、公眾交通系統以及鄰里間,不同膚色的人都必須有所區隔。

直到1968年,當我接受美國陸軍基礎訓練時,我的態度才有所轉變。在我們這群年輕人當中,有許多來自不同文化的族群。我們很快就明白,大家要彼此瞭解、互相接納和共同合作,才能完成指定的任務。

當保羅寫信給第一世紀的歌羅西教會時,他也熟知會眾的多元性。他在信中提醒他們:「在此並不分希臘人、猶太人、受割禮的、未受割禮的、化外人、西古提人、為奴的、自主的,惟有基督是包括一切,又住在各人之內」(歌羅西書3章11節)。在一個群體中,無論是表面或是深層的差異,都可輕易造成分化。所以,保羅勸他們要「存憐憫、恩慈、謙虛、溫柔、忍耐的心」(12節)。並且在這一切德行之外,他還要他們存著愛心,「因為愛心就是聯絡全德的」(14節)

要實踐這些真理,是不可能一蹴而就的,但這正是耶穌對我們的呼召。我們基督徒的共同點就是對耶穌的愛。藉此,我們齊心追求相互瞭解、彼此和睦與合一,互為肢體。讓我們在美好的多元性中,在基督裡追求更美的合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