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有一位好父親,而從各方面來看,我也是個盡責的兒子。但我們的關係並不親密,我從未向他傾吐心聲。

我父親很沉默,我也同樣寡言。我們經常並肩工作數小時,卻難得講一句話。他從來不問,我也從未告訴他,我最深的渴望與夢想、我的希望與害怕。

後來我終於從自己的沉默中醒悟過來。我開始有這樣的感受,可能是在大兒子出生的時候,也可能是因為兒子們接二連三出世,讓我有這種感覺。我但願自己能對父親敞開,做個更貼心的兒子。

在父親的喪禮上,我站在他的棺木旁邊,想到有許多事都應該告訴他,以及有許多事他本來可以告訴我。我試著釐清自己的情緒,妻子輕輕地說:「太遲了,是不是?」「沒錯。」我回應。

但有一件事實讓我感到欣慰,將來在天家我們再也不會有遺憾,因我們的眼淚在那裡都會被擦去(啟示錄21章4節)

對相信耶穌的人來說,死亡並非情感的終點,而是永生的起點。在那裡,不再有誤會、關係得到恢復,並且愛要不斷地增長;在那裡,父親的心轉向兒女,兒女的心轉向父親(瑪拉基書4章6節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