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第一副眼鏡讓我看清楚了這個世界。我有近視,意思是看近物毫不費力,但若沒戴眼鏡,就算是房子另一端的擺設,在我眼裡都模糊不清。在12歲那年戴上第一副眼鏡時,我赫然發現自己能看清楚黑板上的字和樹梢上的小樹葉了。更重要的是,我能看見人們的笑臉!

當我向朋友打招呼時,他們對我微笑,我才明白「被看見」和「能看見」同樣都是寶貴的恩典。

女僕夏甲逃離女主人撒萊的苦待時,也明白這一點。在當時的社會中,夏甲是個無足輕重的小人物。她懷著身孕,孤單一人逃向廣袤的沙漠,沒有盼望,也沒有援助。但她的苦情上帝都看見了,並使她也看見了上帝。上帝對她而言不再只是一個模糊的概念,而是真的存在。於是,她稱耶和華為「看顧人的上帝」,說:「在這裡我不是也看見了那位看顧人的嗎?」(創世記16章13節,新譯本)

那位看顧人的上帝看見我們每一個人。你是否感到孤單,覺得自己被人忽略或無足輕重呢?上帝看見你和你的未來。盼望你我也能在祂裡面,看見從今時存到永遠的盼望、鼓勵、救贖和喜樂。讓我們今天就來讚美上帝,因祂奇妙地開我們的眼睛,使我們能看見祂這位又真又活的上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