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國愛荷華大學籃球校隊後衛喬丹.博安農(Jordan Bohannon)故意不進罰球。他已經投進了34個罰球,若再進一球,便可打破學校保持了25年的紀錄。他為何這麼做?因為在1993年,該校主帥克里斯.史崔特(Chris Street)連續命中34個罰球,幾天後卻因車禍喪生。博安農選擇放下個人榮譽,不打破史崔特的紀錄,以此向他致敬。

博安農顯然清楚瞭解,有些事情比自身的成就更重要。我們在青年戰士大衛身上,也看到類似的價值觀。有一次,大衛和他疲憊不堪的戰士們一起躲藏在洞穴中,大衛渴望喝到故鄉伯利恆城的井水,但那地卻被令人聞風喪膽的非利士人所佔據(撒母耳記下23章14-15節)。

跟隨大衛的三名戰士知道這件事,出奇英勇地「闖過非利士人的營盤」取水回來,呈獻給大衛。然而大衛卻不肯喝,反將水澆奠在上帝面前,說:「這三個人冒死去打水,這水好像他們的血一般」(16-17節)。大衛心存謙卑,將這象徵三名勇士鮮血的水獻給上帝,因為唯有上帝配得他們犧牲。

在這個崇尚豪奪巧取的世界上,這種愛與犧牲的行動實在讓人感動!這樣的行為,其意義遠超過表面的象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