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我山水畫的老師是一位經驗豐富的專業藝術家。當他評估我的第一張習作時,他單手托著下巴,靜靜地站在我的畫作前。我心想,他一定會說,這幅畫真是糟透了。

但是,他沒有!他說,他喜歡整幅畫的配色和空曠的感覺,接著提到遠方樹木的顏色可以再淡一點,那簇雜草可以畫得更柔和一些。他大可依據透視法和色彩學加以批評,但他的評論卻是真實又帶著寬容。

耶穌絕對有資格批判犯罪的人,但當祂在古井旁遇到那撒馬利亞婦人時,卻沒有引用十誡嚴厲斥責那婦人,而是用簡單的幾句話,溫和地指出那位婦人生命中的過犯,讓那婦人看見自己的錯誤追尋,使她深陷罪中。當婦人自覺有罪,耶穌就表明祂才是使人恆久滿足的泉源(約翰福音4章10-13節)。

耶穌與撒馬利亞婦人的談話,融合了恩典與真理,這也是我們與耶穌建立關係時的親身經歷(1章17節)。祂的恩典使我們不再陷溺罪咎,祂的真理使我們不再輕看罪惡。

但願我們能謙卑地讓耶穌指正,生命中需要成長改進的部分,使我們能更像耶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