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一間固守傳統的教會長大。當有教會成員去世時,更能突顯這些傳統。通常在他們過世後不久,教會的長凳或走廊的某幅畫上就會出現一塊黃銅板,寫著「紀念……」上面銘刻逝者的名字,提醒我們一個生命的流逝。直到如今,我仍然很欣賞這樣的紀念方式。但與此同時,我不禁思想,這些對逝者的紀念全都是靜止的、毫無生氣的,有什麼方式可以添加「生命」的元素呢?

大衛在好友約拿單去世後,想要紀念約拿單並向他持守諾言(撒母耳記上20章12-17節)。大衛不是用毫無生氣的物品追念約拿單,他乃是尋找約拿單的兒子,以富有生命力的方式,緬懷他的摯友(撒母耳記下9章3節)。大衛的做法確實別出心裁。他試著尋找約拿單的家人,想要向他們施恩(1節),還對約拿單的兒子米非波設說:「你祖父掃羅的一切田地都歸還你,你也可以常與我同席吃飯」(6-7節)。大衛以歸還田地和提供飲食的方式,向米非波設釋放善意,以追憶舊友。

當我們沿用黃銅板和畫作紀念故人時,讓我們也思想大衛立下的榜樣,以具體的行動恩待那些逝者的家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