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自小就很瘦,記得有個男孩總愛嘲笑我是瘦皮猴,還有人說,我瘦得皮包骨,就像一根竹竿。我本來應該嗤之以鼻,或者一笑置之,完全不放在心上。但我那時年紀雖輕,仍然覺得這些尖酸刻薄的話很傷人,怪不得古人說:「傷人之言,深於矛戟。」言語的傷害有時比利器造成的傷痕更深,持續的時間更長。

哈拿必定深知輕率的話語帶來的傷害。她雖深得丈夫以利加拿的喜愛,卻未能懷孕生子,反觀丈夫的另一個妻子毘尼拿卻有許多兒女。當時的文化認為,女人的價值就是傳宗接代。毘尼拿總以哈拿沒有小孩來奚落哈拿,使她痛苦,甚至哭泣、不思飲食(撒母耳記上1章6-7節)。

以利加拿看到哈拿的情況,原本是出於好意,但他不經意地說:「哈拿啊,妳為何哭泣不吃飯,……有我不比十個兒子還好嗎?」(8節)讓哈拿聽了更加傷心難過。

或許有時我們也像哈拿一樣,覺得惡言惡語所帶來的傷害總是揮之不去。我們有些人則可能因自己曾受傷害,反倒以言語傷害別人。但我們所有人都可以奔向慈愛憐憫的上帝,尋求力量和醫治(詩篇27篇5、12-14節)。祂會因我們而歡欣喜樂,並對我們說充滿愛和恩典的話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