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諮商師也可說是我的朋友,她在紙上畫了一個火柴人,把這個火柴人標註為「私我」。接著,她沿著火柴人的周圍約1公分寬的部分,又描出另一個較大的火柴人,並標註為「公我」。她說,這「私我」和「公我」兩者之間的差距,代表了我們誠信的程度。

她的話讓我不禁思想:我在公開場合和在私底下是一樣的嗎?我是個誠實無偽的人嗎?

保羅寫信給哥林多教會時,以愛和訓誡來教導信徒要效法耶穌。在哥林多後書接近收尾的部分,他提到有些人質疑他的誠信,說他所寫的書信嚴厲有力,但本人其實是軟弱無能(10章10節)。這些批評保羅的人常用專業深奧的言語對眾人演講,以賺取金錢。但反觀保羅,他雖在學術上有深厚造詣,話語卻簡單明瞭。正如他在哥林多前書2章4節寫道:「我說的話,講的道,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語,乃是用聖靈和大能的明證。」在哥林多後書10章11節,更展現他的純全正直:「這等人當想,我們不在那裡的時候,信上的言語如何,見面的時候,行事也必如何。」

無論是在私底下或在公開場合,保羅都是言行一致的人。我們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