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18歲時視力便開始模糊,但我根本不想配戴眼鏡。記得那時父親說:「看到樹上的每片葉子,總比只看到一片矇矓的綠色更好!」父親說得對極了。戴上了眼鏡後,讓我清楚看見一切事物,使朦朧化為美麗!

在讀聖經時,有些書卷讀起來就像我沒有戴眼鏡看樹木一樣,模模糊糊,沒什麼好看。然而若關注其中的細節,必能從這些看似沉悶的經文中,發現美麗之處。

當我讀出埃及記時,就有如此的經歷。經文記載上帝指示以色列民建造會幕,搭建祂在百姓中暫時的居所,那些沉悶的細節就像模糊的影像。但25章的結尾讓我特別留意,這裡上帝指示摩西如何製造燈臺,上帝說這燈臺「要用精金」錘成,包括燈座和燈柱,以及形狀像花的油杯、花苞和花瓣(31節)。燈臺上的四個杯「形狀像杏花」(34節)。

杏花何等美麗,上帝竟將這自然之美融入祂的會幕中!

保羅說,「上帝的永能和神性」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(羅馬書1章20節)。有時我們需要透過新的眼鏡,才能從上帝的創造和看似無趣的經文中,看見上帝的榮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