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我參觀倫敦的泰特現代美術館時,有件藝術品引起了我的注意。那是巴西藝術家西爾都.梅瑞爾(Cildo Meireles)的創作,他用幾百台舊的收音機堆成一座巨塔,每台收音機都播放不同頻道的節目,製造出令人困惑、難以聽懂的聲音,這個作品被稱為《巴別塔》。

這個作品的名稱相當貼切。上帝在巴別塔混亂人類的語言,攔阻他們想要通天的意圖(創世記11章1-9節)。當人類再也無法彼此溝通之後,就以不同的方言區分成許多族群(10-26節)。從此以後,人類因語言的隔閡而難以互相瞭解。

但這件事還有後半部。聖靈於五旬節降臨在初代信徒當中,使眾信徒開口說不同的方言頌讚上帝,當日來自各國聚集在耶路撒冷的眾人都聽見了各人本鄉的語言(使徒行傳2章1-12節)。這個神蹟使眾人無分國籍或語言都聽到同樣的信息,逆轉了巴別塔的混亂!

在這個種族和文化都多元分歧的世界裡,這真是個好消息!上帝要藉著耶穌從萬國、萬族和萬口中,建立一群新的人類(啟示錄7章9節)。當我站在泰特現代美術館裡,不禁想像這些收音機都突然被轉到一個新的頻道,向館內所有的人播放一首相同的詩歌:「奇異恩典,何等甘甜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