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國電視劇集《迷離境界》(The Twilight Zone)的創作者洛德·瑟林於1975年表示,他想要讓人們在一百年後,仍然記得他是一位作家。許多人都會和瑟林一樣,希望自己能留下美名,讓我們的生命具有意義和永恆價值。

從約伯的經歷,我們看見人如何在短暫的年日中尋求生命的意義。他在頃刻之間,不僅失去財產,還痛失最珍愛的孩子們。過後,他的朋友甚至指責他該受這樣的刑罰。約伯不禁大聲宣告﹕「惟願我的言語現在寫上,都記錄在書上;用鐵筆鐫刻,用鉛灌在磐石上,直存到永遠。」(約伯記19章23-24節)

約伯的言語已被鐫刻在磐石上,存到永遠,我們從聖經就可以讀到。但約伯所尋求的並不是要留下什麼,而是要從上帝的特質中找到生命真正的意義。所以他宣告說﹕「我知道我的救贖主活著,末了必站立在地上」(19章25節)。這使約伯有了正確的渴望,他說﹕「我必見祂在我身邊,我要親眼見祂,……我的心腸在我裡面渴想極了。」(27節,新譯本)

最後,約伯雖未得到期盼的答案,但他有更大的發現:上帝就是所有意義和永恆的根源(42章1-6節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