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應該能明白這種感覺。動完手術後,麻醉醫師、外科醫師、檢驗單位和醫療機構的帳單,就如雪片般飛來。傑森在一場緊急手術後,就有這樣的經歷。他忍不住埋怨:「醫療保險理賠之後,我們還是欠了好幾千元美金。如果我們能繳完這些帳單,生活一定會好過一點,那麼我就滿足了!我覺得自己好像在玩打地鼠遊戲一樣。」帳單像是遊戲機裡的地鼠不斷從洞中冒出頭來,玩家必須拿著槌子一隻一隻狠狠地敲打。

生活有時就是這樣令人無法招架。使徒保羅確實也深有同感,他說:「我知道怎樣處卑賤。」但他也說:「隨事隨在,我都得了秘訣」(腓立比書4章12節)。他的秘訣是什麼呢?保羅說:「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,凡事都能做」(13節)。一次當我處在低潮,對生活極不滿時,無意中在一張卡片上讀到一句話:「若非此時,那該何時?」這令我聯想到,如果我不能滿足於現狀,憑什麼認為,只要換了別的處境我就會感到滿足呢?

我們應如何學習信靠耶穌呢?或許關鍵是在我們的焦點。我們應專心享受和感謝上帝賜下的美好事物;專心更認識信實的天父;專心學習信靠和忍耐;專心認清生命是關乎上帝,而不是自己;專心懇求祂教導我在祂裡面得著滿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