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著美國獨立戰爭因英國出人意表的投降而結束後,許多政客與軍事將領試圖讓喬治.華盛頓將軍成為新的君王。當時,世人都在觀望,想知道當華盛頓掌握了絕對的權力時,是否仍能堅守他開放、自由的理念。但英國國王喬治三世卻有不同的看法,他認為如果華盛頓能抵擋權力的誘惑,返回維吉尼亞州的農莊,華盛頓才算是「世界上最偉大的人」。這位國王知道,拒絕權力的誘惑所體現的偉大,才是真正的崇高與恢宏的象徵。

保羅也瞭解這個真理,並且鼓勵我們追隨基督謙卑的樣式。即使耶穌「本有上帝的形象」,但祂「卻不堅持自己與上帝平等的地位」(腓立比書2章6節,新譯本),反倒放棄自己的權力,變成「奴僕」,並且「自己卑微,存心順服,以至於死」(7-8節)。耶穌擁有全部的權力,卻為著愛的緣故放下一切。

不過,上帝卻以最極至的翻轉,從處死罪犯的十字架上提升了耶穌基督,「將祂升為至高」(9節)。耶穌本可命令我們頌讚祂,強迫我們順服祂,但祂卻以令人意想不到的行動放下自己的權力,並藉此贏得我們的崇敬與愛戴。耶穌透過絕對的謙卑,展現真正的偉大,全然地翻轉了世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