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女兒對少女神探南茜·茱兒(Nancy Drew)非常著迷。在過去的三週裡,她讀了至少十幾本南茜·茱兒系列的小說。坦白說,女兒對偵探小說的熱愛是家學淵源,因為我也非常喜歡南茜·茱兒,而我母親的書架上也珍藏著她在1960年代讀過的偵探小說藍色裝訂本。

看到這種閱讀愛好的傳承,讓我聯想到,除此之外我還傳承些什麼呢?保羅在寫給提摩太的第二封信中寫道,當他想起提摩太時,就會想起提摩太的祖母和母親的「無偽之信」。我希望女兒除了繼承我們對偵探小說的熱愛,也能傳承我們的信仰,就像她的祖父母一樣服事主,常常禱告,並且持守「在基督耶穌裡生命的應許」(提摩太後書1章1節)。

對於那些沒有認識耶穌的父母或祖父母的人,我也看到了希望。儘管聖經從未提及提摩太的父親,但保羅卻稱提摩太為「親愛的兒子」(2節)。同樣地,對於那些在非基督徒家庭中成長的人而言,仍能在教會中找到屬靈的父母和祖父母,這些長輩能幫助我們明白如何過聖潔的生活(9節),引導我們領受上帝所賜予「剛強、仁愛、謹守的心」(7節)。的確,我們都擁有美好的信仰傳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