馬爾科姆·蒙格瑞奇(Malcolm Muggeridge)在二次世界大戰中擔任間諜記者,在一個陰鬱的夜晚他寫道﹕「我躺在床上,渾身都是陳腐的酒味,絕望籠罩著我。我孤獨地存在於宇宙中,好像永遠都看不見一線曙光。」

當時深陷絕望的蒙格瑞奇認為唯一明智的選擇,就是投水自盡。於是他開車到附近的海岸,跳入水中朝向海中央游去,他越游越遠,直到筋疲力盡。當他回頭一望,瞥見遠處沿岸的燈光,不知何故,他隨即朝著那些亮光游回岸邊。儘管已疲憊不堪,但他仍記得當時心中湧流出無比的喜樂。

蒙格瑞奇仍然不明白當時到底是怎麼一回事,但他知道,在那個黑暗的時刻是上帝抓住了他,讓那一份超自然的盼望充滿了他。使徒保羅亦經常提到這種盼望,他在以弗所書中指出,在認識基督之前,我們每個人都「死在[我們的]過犯罪惡之中,……沒有指望,沒有上帝」(2章1、12節)。然而,「上帝既有豐富的憐憫,因祂愛我們的大愛,當我們死在過犯中的時候,便叫我們與基督一同活過來」(4-5節)。

這個世界試圖將我們拖進深淵,但我們無需向絕望屈服。正如蒙格瑞奇回憶這段海上的經歷時說﹕「我清楚地意識到其實沒有黑暗,只不過是我沒看到那永遠閃耀的光芒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