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個經常聽到的故事,就是《泰晤士報》在20世紀初向讀者提出一個問題:這世界出了什麼差錯?

這是個好問題,不是嗎?有人可能會立即回應:「你給我多少時間回答呢?」這樣的回應確實很恰當,因為這個世界出的差錯太多了,說也說不完。問題發出之後,《泰唔士報》收到不少回覆,但其中有個精簡的回覆最為經典。那是出自英國作家、詩人兼哲學家的卻斯特頓(G. K. Chesterton),他的回答令人耳目一新,他沒有怪罪指責別人,反倒回答說:「是我出了差錯!」

這個故事的真實性固然有可議之處,但那個回答卻道出了事實。早在卻斯特頓之前,就已經有一位名為保羅的使徒,也承認自己絕非模範市民,他還揭示自己過往的錯誤說:「我從前是褻瀆上帝的,逼迫人的,侮慢人的」(提摩太前書1章13節)。接著,保羅指出耶穌來是要拯救罪人,並像卻斯特頓那樣坦言:「在罪人中我是個罪魁」(15節)。保羅清楚知道這個世界從古至今出了什麼差錯,他更知道讓萬事萬物回歸正軌的唯一盼望就是「我主的恩」(14節)。這是個多麼奇妙的事實!這個永恆的真理使我們能仰望基督愛的拯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