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1994年,當南非從種族隔離政權過渡到民主制度時,政府不得不面對兩難的困境,那就是該如何處理在種族隔離政權時期的罪行。國家領導人不能無視過去,但若是對這樣的罪行施加嚴厲的懲罰,卻可能加深國家的創傷。正如德斯蒙德·圖圖(Desmond Tutu)這位南非聖公會首位黑人大主教,在其著作《沒有寬恕就沒有未來》中所說:「我們是可以要求公義,執行報復性的公義,但卻會將南非化為灰燼。」

後來,這個新民主政府藉由成立「真相與和解委員會」,選擇了追求真理、公義與憐憫這條艱難的道路。他們提供犯罪者一個修復的途徑,只要他們願意承認自己的罪行並設法賠償。只有勇於面對真相,這個國家才能開始尋得醫治。

事實上,南非面對的困境也是所有人都會面臨的掙扎。我們應當追求公義憐憫(彌迦書6章8節),但常誤以為憐憫就是不究責,而追求公義可能會被扭曲為尋求報復。

我們唯一的途徑就是。但這種不僅是憎惡惡事(羅馬書12章9節),而且還盼望別人能有所轉變,並得益處(13章10節)。靠著聖靈的大能,我們可以明白如何達到一個「以善勝惡」的未來(12章21節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