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美國內戰期間,逃兵會面臨死刑的懲罰,但北方聯邦軍卻很少處決逃兵,因為他們的總司令亞伯拉罕‧林肯幾乎一概予以赦罪。然而,這卻惹怒了戰事部長愛德溫‧史坦頓。他認為,林肯的寬容只會誘使更多人叛逃。但對於這些在激戰中勇氣盡失,最終因恐懼而退縮的士兵,林肯卻能體恤他們的處境。這份體恤使他廣受士兵們的愛戴,他們敬愛林肯有如父親一樣,而這份情感也使士兵們更想為他赴湯蹈火。

當保羅要提摩太與他一起「同受苦難,好像基督耶穌的精兵」(提摩太後書2章3節)時,他的要求非常嚴苛。基督的精兵應當全然擺上、勤奮不懈、無私付出,全心全意事奉他的元帥主耶穌。但在現實生活中,我們有時無法成為如此優秀的精兵,也無法忠心地服事祂。因此保羅前面所說的話十分重要,他說:「要在基督耶穌的恩典上剛強起來」(1節)。我們的救主滿有恩典,祂能體恤我們的軟弱,饒恕我們的過錯(希伯來書4章15節)。就像北方聯邦軍因林肯的憐憫而受到鼓舞,基督徒也能因主耶穌的恩典而剛強起來。這使我們更加渴望服事祂,因深知祂愛我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