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1943年9月7日,荷蘭猶太裔女作家賀樂孫(Etty Hillesum)在明信片上寫道:「主是我的高台⋯⋯我們唱著歌離開集中營。」她從火車上丟出這張明信片,而這也是她留下的最後一份文件。同年11月30日,她在奧斯威辛集中營遭殺害。賀樂孫在日記中描述在集中營的經歷,這些日記後來被翻譯與出版。她從自己的角度記述了納粹佔領下的恐怖事件,以及上帝所造世界的美好。這些日記被翻譯成67種語言,讓許多讀了這些日記的人,可以相信在邪惡之外仍有美善。

使徒約翰並不避談耶穌在世上所面對的嚴酷事實,他寫下耶穌的善行,也記載耶穌面對的挑戰。約翰福音的結尾透露他寫這卷書背後的目的。他說:「耶穌⋯⋯另外行了許多神蹟,沒有記在這書上」(20章30節),並說:「但記這些事,要叫你們信」(31節)。約翰的「日記」是以勝利的曲調為結尾:「耶穌是基督,是上帝的兒子!」這福音真理是上帝的恩賜,讓我們有機會相信耶穌,並且「可以因祂的名得生命」。

福音書就像日記一樣,其中記載了上帝對我們的愛。目的是讓我們閱讀、相信並與人分享,因為這些真理能引導我們得生命,帶領我們來到基督面前認識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