薩摩亞族的年輕男孩大多都會紋身,象徵他們對族人與酋長的責任。因此,薩摩亞男子橄欖球隊隊員的手臂上也刺滿了花紋。當這些球員前往日本時,他們意識到身上的圖紋可能會給接待的主人帶來困擾,因為在日本,刺青帶有負面的含義。於是,他們穿戴了膚色袖套以遮蓋圖紋,表現了寬宏的友好態度。他們的隊長說:「我們尊重與留意日本人的想法和習慣,確保我們的表現和舉止都沒問題。」

在強調自我表現的時代,最難能可貴的就是自我約束,這觀念也是保羅在羅馬書提到的。他說,有時我們要因愛的緣故而放下自己的權利;愛不是要我們享受最大的自由,而有時是要我們約束自己。使徒保羅解釋,教會中有些人相信「百物都可吃」,但有些人「只吃蔬菜」(羅馬書14章2節)。雖然這似乎是細枝末節,但在第一世紀時,如何持守舊約的飲食律法卻引發爭議。保羅先教導大家「不可再彼此論斷」(13節),接著才對那些吃喝都自由的人說:「無論是吃肉,是喝酒,是什麼別的事,叫弟兄跌倒,一概不做才好。」(21節)

有時候,愛別人意味著限制我們自己的自由。我們可以自由去做的事,不見得都要去做。有時愛就是自我約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