英國知名作家魯益師(C. S. Lewis)剛信主時,最初他很抗拒開口讚美上帝,甚至將這稱為「絆腳石」。他抗拒的原因,主要是來自於「上帝命令我們要讚美祂」的這個想法。然而,他最後終於明白,正是在人敬拜讚美上帝的過程中,上帝與人交通同在。然後,當我們沉浸在上帝完全的愛中,在祂裡面得著難以言喻的喜樂,讚美之聲就自然流溢,正如鏡子接收光與反射光一樣,喜樂與讚美兩者密不可分。

在好幾世紀以前,先知哈巴谷就領悟了這個道理。在抱怨上帝將以外邦人嚴厲懲罰猶大百姓之後,哈巴谷開始明白了讚美上帝能帶來喜樂。這喜樂不是因上帝所行的事,而是因著上帝自己。所以,就算在國家或世界的危機之中,上帝仍然至高至大。如同這位先知說:「雖然無花果樹不發旺,葡萄樹不結果,橄欖樹也不效力,田地不出糧食,圈中絕了羊,棚內也沒有牛;然而,我要因耶和華歡欣」,末了,哈巴谷還加上一句:「因救我的上帝喜樂。」(哈巴谷書3章17-18節)

如同魯益師所領悟的那樣:「全世界都回響著讚美之聲。」哈巴谷也同樣降服於這位「作為與古時一樣」(6節)的上帝,得著極大的喜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