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次搭飛機去到不同的時區時,我都千方百計地想調整時差。我大概什麼方法都試過了!有一回,我決定要將機上用餐時間調整到我即將前往的時區。因此在晚餐時間,我沒有和其他乘客一起享用晚餐,而是一直看電影並試圖入睡。這種選擇性的禁食實在難熬,即使在降落前提供的早餐也不夠我填飽肚子。然而,讓自己和身邊的人「不同步調」的這招卻真的奏效了,我顛覆了生理時鐘而適應了新的時區。

保羅深知,基督徒如果要在生命中真實地活出耶穌的樣式,就不能和周遭的世界同一步調。從前我們是「暗昧」的,如今卻要活得像「光明的子女」(以弗所書5章8節)。這是什麼樣的生命呢?保羅進一步地補充說明:「光明所結的果子就是一切良善、公義、誠實。」(9節)

把晚餐時間拿來睡覺,在與我同機的人看來可能很傻。然而即使周遭一片黑暗,我們這群信主的人卻被呼召要活得像光明之子。我們可能為此飽受嘲弄敵對,但靠著耶穌我們可以「憑愛心行事」,並以耶穌為榜樣,祂「愛我們,為我們捨了自己,當做馨香的供物和祭物獻與上帝」(2節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