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類學家唐納德‧布朗(Donald Brown)在他的著作《普世人性》(Human Universals)中,羅列了400多種人類共通的行為,包括玩遊戲、講笑話、跳舞、使用諺語、防範蛇類和用繩子繫物等等。同樣地,他相信所有的文化都有是非對錯的觀念,諸如褒獎慷慨、看重承諾,並認為卑鄙的行為和謀殺都是錯的。顯然地,不論我們來自什麼文化或背景,我們每個人都有良知。

多個世紀以前,使徒保羅也提出了類似的觀點。上帝向猶太人頒布十誡,以律法明定是非對錯,而保羅指出,由於外邦人可以透過順從良知做對的事,上帝的律法顯然也刻在他們心裡(羅馬書2章14-15節)。但這卻不代表人們就會做正確的事。外邦人違背良知(1章32節),猶太人違反律法(2章17-24節),兩者皆有罪。然而藉著相信並接受耶穌,我們所有因犯罪當付的死亡代價都會被上帝除去(3章23-26節,6章23節)。

上帝創造人,使人具有明辨是非的良知,因此我們每個人都可能對自己曾做過的某件壞事,或為了未能做某件好事而感到內疚。當我們承認這些罪,上帝就會除去我們的罪,就像一塊白板被擦拭乾淨一樣。不論我們來自什麼文化或背景,你我所要做的就是求祂的赦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