克利福德‧威廉斯(Clifford Williams)沒有殺人,卻被判殺人罪而且面臨死刑。在死囚牢房裡,他一再提出上訴,要求重審對他不利的證據,但都徒勞無功。42年來,每一次的上訴都遭駁回。後來,政府部門的律師雪萊‧錫伯杜(Shelley Thibodeau)知道這件案子,不但發現毫無證據可以定威廉斯的罪,而且有另一名男子早已承認自己是兇手。威廉斯76歲時,終於被改判無罪,當庭釋放。

先知耶利米和烏利亞也曾遭遇患難。他們告訴猶大百姓,若不悔改,上帝的審判必定臨到(耶利米書26章12-13、20節)。這則信息讓人民和官員怒火狂燒,甚至要治死這兩位先知。後來,烏利亞慘遭殺害,因他雖一度逃到埃及,但又被帶回到猶大王面前,而王「用刀殺了他」(23節)。那麼,他們為何沒有殺害耶利米?一部分的原因是「亞希甘保護耶利米,不交在百姓的手中治死他」(24節)。

我們周遭可能沒有人正面臨死亡的威脅,但或許有些人正需要我們的仗義執言。誰的權利被踐踏?誰的才幹被藐視?誰的聲音沒有被聽見?像錫伯杜或亞希甘那樣伸張正義可能需要冒著風險,但這是正確的。願上帝帶領我們看見,誰需要我們為他挺身而出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