兩位婦人分別坐在機艙內走道兩旁的座位。飛行時間是兩個小時,所以我坐在後面難免會看到她們的一些互動。她們很明顯是互相認識的,甚至可能是親屬關係。其中較年輕的婦人(約六十多歲)不停從手提袋中拿出新鮮的蘋果片遞給較年長的婦人(約九十歲),還有自製的小塊三文治,清潔用的小毛巾,最後是一份新的《紐約時報》。每個遞交動作都是如此溫柔,並帶著尊敬。當我們站著準備離開機艙時,我告訴那位較年輕的婦人﹕「我注意到妳很關心她,真的很感人。」她回答說﹕「她是我媽媽,也是我最好的朋友。」

如果我們都能說出這樣的話豈不是很好嗎?有些父母就像是子女最好的朋友,有些父母卻不然。事實上,關係始終是一個相當複雜的問題。保羅在寫給提摩太的書信中並沒有忽略這種複雜性,他仍然教導我們要藉著照顧父母和祖父母,意即我們的「親屬」和「自己家裡的人」來實踐信仰(提摩太前書5章4、8節)。

我們通常只會在家人對我們好的時候才關心照顧他們,換句話說,我們會考量他們是否值得我們這麼做。但保羅為關顧家人提出了一個更美好的理由:「因為這在上帝面前是可悅納的。」(4節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