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二十世紀初期,義大利詩人菲利波·托馬索·馬里內蒂(F. T. Marinetti)發起了未來主義運動。這一場藝術運動否定了過去,嘲笑傳統的審美觀念,並誇耀機械科技。1909年,馬里內蒂撰寫了他的《未來主義宣言》,其中表明「蔑視女性」,對「揮拳擊打」予以表揚,並主張「我們要歌頌戰爭」。宣言的結論是﹕「我們昂首屹立於世界之巔,再次向眾星發出我們狂傲的挑戰!」

馬里內蒂的宣言發表之後五年,現代戰爭就開始了。事實上,慘烈的第一次世界大戰並不值得歌頌,而馬里內蒂於1944年去世,眾星依然燦爛,對他完全不予理會。

大衛王曾在詩歌中提到星宿,但觀點卻與馬里內蒂截然不同。他寫道﹕「我觀看祢指頭所造的天,並祢所陳設的月亮星宿,便說,人算什麼,祢竟顧念他?世人算什麼,祢竟眷顧他?」(詩篇8篇3-4節)大衛的提問不是出於懷疑,而是出於謙卑。大衛知道創造如此浩大宇宙的上帝確實顧念我們,祂知曉關乎我們的每一個細節,不論是好,是壞,是謙卑,是傲慢,甚至是荒唐。

挑戰眾星根本毫無意義可言,反而,是它們挑戰你我來讚美我們的創造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