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歲的孫兒坐在我膝上,摸了摸我光禿的頭頂,仔細研究了好一會兒之後,很疑惑地問:「爺爺,你的頭髮怎麼了?」我笑著回答:「喔,老啦,這幾年來掉光了。」他一臉若有所思地說:「真是太可憐了,我分一點頭髮給你好了。」

他的同情讓我笑了出來,忍不住把他拉進懷裡抱緊。他在那一刻對我流露的愛讓我過後一再回味,也讓我聯想到上帝無私慷慨的愛。

神學家卻斯特頓(G. K. Chesterton)曾寫道:「我們犯了罪,漸漸老去,而我們的天父卻比我們年輕。」他的這句話意思是那位「亙古常在者」(但以理書7章9節)不會被腐蝕人的罪所玷污,所以上帝永遠不會變老,祂對我們的愛也永遠活潑常新,不會動搖或衰殘。祂全然樂意、也有能力成就祂賜給我們的應許:「直到你們年老,我仍這樣;直到你們髮白,我仍懷搋。我已造作,也必保抱。」(以賽亞書46章4節)

到第9節,祂解釋說:「我是上帝,再沒有能比我的!」這位「自有永有」(出埃及記3章14節)的上帝如此深愛我們,甚至願意被釘死在十字架上,為要背負你我一切沉重的罪孽,好叫我們可以回轉歸向祂,脫離勞苦重擔,並能永遠心存感恩地敬拜祂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