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

查看所有
Arthur Jackson

簡恩德

簡恩德和妻子雪莉在美國芝加哥地區牧會長達28年,他們在2016年回到恩德出生、成長的堪薩斯州居住。簡恩德除了為《靈命日糧》撰寫文章,目前也在一個專門服事牧者的機構PastorServe,擔任中西部地區的總監。此外,他也在一所機構Neopolis Network任職總監,這所機構位於芝加哥,致力在全球各地建立教會。

文章 簡恩德

查考聖經

神學家巴刻(1926-2020年)在他的經典著作《認識神》中,提到四位著名的基督徒,並稱他們是「如河狸般勤奮讀聖經的人」。他們並非全都是受過訓練的學者,但每一位都像河狸啃咬樹幹一般,鍥而不捨地「挖掘啃咬」聖經、熱切尋求上帝。巴刻進一步指出,不是只有學者能透過研讀聖經認識上帝,一個被聖靈充滿、單純讀經聽道的人,比那些只滿足於擁有正確神學知識的學者,更能深入地認識這位上帝和救主。

空手而歸

瑞明和朋友相約一起享用早餐,到了現場竟發現自己忘記帶皮夾,這讓他感到很尷尬,甚至打算什麼都不要吃,或只喝點飲料。一直到他朋友花了些工夫說服他,他才不再堅持。他們一起享用餐食,他朋友也很樂意幫他付帳。

不明白時

一個男孩渴望成為職業運動員,當他的夢想受挫時,他對母親說:「我不明白上帝的計劃。我已經將生命交託給祂了,怎麼還會發生這樣的事!」我們當中誰沒有經歷過出乎意外或令人失望的事?就如一聲不響就斷絕往來的家人;健康亮起紅燈;公司突然搬遷;遭逢意外事故以致生活劇變等等,有誰不會因這些事感慨萬千、滿腹疑問呢?

不被遺忘

我侄子瑞德對我說:「恩德叔叔,你還記得你帶我去理髮店和超市的那一天嗎?我當時穿著卡其褲、藍格子牛津襯衫、海軍藍的毛衣、棕色襪子和棕色樂步鞋。那天是2016年10月20日,星期四。」瑞德的自閉症讓他有非凡的記憶力,就如他能在多年後,仍記得某件事情發生的日期、時間,以及自己的衣著等細節。

偏見與饒恕

教會一名弟兄聽了一篇關於糾正不公義的信息後,即刻去找一位黑人牧師,流著淚請求他的原諒。這位弟兄承認自己因為出於偏見,沒有投票贊成這位黑人牧師成為他們教會的牧師。他對牧師說:「我真的需要你的饒恕,我不希望我的孩子們也持有這些偏見和種族歧視的錯誤觀念。當時我沒投票給你,是我錯了!」這位弟兄的眼淚和懺悔,使得這位黑人牧師也流著淚原諒了他。一週後,這位弟兄向眾人見證上帝如何在他心中動工,全教會都因此歡欣喜樂!

想像一下!

在一個大受歡迎的居家改造電視節目中,觀眾總是聽到主持人說:「想像一下!」然後,她才展示老舊的家具用品經過修復、單調的牆壁與地板經粉刷上色後,變得煥然一新的模樣。在某一集的節目中,屋主見到改造更新後的房子,甚至欣喜若狂地說了三次:「真是太美了!」

困境中的盼望

在《花生漫畫》中,非常有商業頭腦的露西登了一則廣告,宣稱只要花五美分就能做「心理諮商」。奈勒斯去到露西的辦公室,並承認自己深陷憂鬱的情緒。當他問露西,自己該怎麼做的時候,露西很快就回答說:「那就振作起來吧!好了,請給我五美分。」

與上帝一起爭戰

於2016年上映的電影《鋼鐵英雄》,講述二戰期間美國士兵戴斯蒙·杜斯(Desmond Doss)的英勇事蹟。雖然杜斯的信仰不允許他拿槍奪人性命,但作為醫護兵,他秉持救人的信念,即使冒著生命危險也致力搶救生命。在1945年10月12日杜斯獲頒榮譽勳章的典禮上,褒揚令中提到:「一等兵杜斯拒絕撤退,與許多傷兵待在被戰火掃過的地區,並將傷兵一個個背到懸崖邊緣……他勇敢地穿行在槍林彈雨中,毫不猶豫地協助炮兵軍官救人。」

上帝作工

在維吉尼亞州的仙納度山谷,一群多元種族的基督徒站在雨中禱告,比爾·海利牧師(Bill Haley)十歲的女兒低聲說:「上帝在哭泣。」他們來到這裡尋求上帝,並嘗試理解美國歷史上發生的種族衝突問題。在這片曾經埋葬許多奴隸的土地上,他們一起攜手祈禱。突然間,強風颳起,大雨隨即傾盆而下。當領導的人祈求醫治種族的創傷時,雨勢加劇。這些聚集禱告的人相信上帝正在作工,祂會帶來和解與寬恕。

你的名聲如何?

在當地中學的體育比賽裡,泰德曾經是看台上身材最魁梧、聲音最洪亮的啦啦隊長。他在尚未受到退化性疾病嚴重影響之前,身高約兩米,體重130公斤。泰德最出名的是在校際比賽中,引導同學們高呼:「加油!藍色!」(學校的顏色)同時拋擲糖果,這也為他贏得「大藍」的稱號。

急難中的禱告

在收到一本新約聖經之後,丹尼的生命得到改變。聖經的內容吸引了他,以至後來讓他愛不釋手。在短短六個月內,他的人生發生了兩件大事。他相信耶穌已赦免了自己的罪,並接受耶穌為救主;在經歷幾次劇烈的頭痛後,他被醫生診斷出腦瘤。因為難以忍受強烈的痛楚,他必須臥床休養,再也無法工作。某次劇痛到睡不著的夜晚,他忍不住哭求上帝,直到清晨四點半才終於入睡。

認罪得釋放

麥明在濫用藥物和犯姦淫的罪中苦苦掙扎,感到萬念俱灰。他把自己非常在意的人際關係弄得一團糟,且時時受到良心的譴責。在痛苦當中,他逕自前往一間教會,請牧師和他談一談。他告訴牧師自己複雜的經歷,並且聆聽牧師與他分享上帝的憐憫和饒恕之後,麥明感到得著了釋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