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

查看所有
Mike Wittmer

韋陌格

韋陌格(Mike Wittmer)。陌格是美國大湍市神學院的系統神學教授,他有好幾本著作已經在探索書屋出版。陌格和妻子茱莉有三名正值少年期的子女,因此他們忙得沒時間擁有任何嗜好。但是陌格會為他所支持的克里夫蘭球隊加油打氣,也喜歡品嚐各式各樣的亞洲菜餚,更熱愛撰寫與基督教神學相關的文章和書籍。

文章 韋陌格

挺身而出

克利福德‧威廉斯(Clifford Williams)沒有殺人,卻被判殺人罪而且面臨死刑。在死囚牢房裡,他一再提出上訴,要求重審對他不利的證據,但都徒勞無功。42年來,每一次的上訴都遭駁回。後來,政府部門的律師雪萊‧錫伯杜(Shelley Thibodeau)知道這件案子,不但發現毫無證據可以定威廉斯的罪,而且有另一名男子早已承認自己是兇手。威廉斯76歲時,終於被改判無罪,當庭釋放。

間接受益

偉成工作上沒有犯錯,但還是丟了飯碗。因公司其他部門的疏失,導致生產的車子出了問題。在幾起車禍發生後,顧客不再購買他們生產的車子。公司必須裁員,使偉成被迫離職。他是間接受害,這不公平,但這世界一直都不公平!

你是誰?

視訊會議的主持人說:「早安!」我回答他:「你好!」但我的眼睛卻沒有看著他,因為我正盯著自己在螢幕上的模樣。我看起來是這個樣子嗎?我望著螢幕中其他人的笑臉,看起來像是他們。所以,沒錯,這個的確是我。看來我該減肥,也該去理頭髮了。

死亡地帶

在2019年,一位登山者從珠穆朗瑪峰的峰頂,看到他人生中最後一次日出。他雖然熬過危險的攀山過程,成功登上峰頂,但高海拔的低氣壓卻使他的心臟受擠壓,結果在下山的途中驟然逝世。一位醫學專家警告說,登山者不要視登頂為旅程的終點,而是上山之後就要儘速下山,當謹記自己正身處「死亡地帶」。

換成空檔

在洗車場,排在我前面的貨車司機正忙著做事,他走到貨車的車尾卸下掛鉤,以免清洗時卡住快速轉動的清潔滾刷。他付錢給服務員之後,便把貨車駛入自動軌道,但他的排檔一直保持在前進檔。只見服務員在他身後喊道:「換空檔!換空檔!」但那人的車窗緊閉,根本什麼都聽不見,結果在短短的四秒鐘內就完成了洗車過程,而他的貨車幾乎都沒洗到。

窗戶

在喜馬拉雅山的山麓附近,一名遊客注意到有一排房屋竟然沒有窗戶。他的嚮導解釋說,有些村民擔心睡覺時會有魔鬼潛入家中,因而建造密不通風的牆。如果看到有人安裝窗戶讓光線進入,你就可以知道那位屋主相信了耶穌。

真實的倚靠

在紐約布魯克林博物館,負責埃及藝廊的館長布萊貝格(Edward Bleiberg)對埃及文化頗有研究,他常被參觀者追問:「為什麼那些雕像的鼻子都斷掉了?」

勇敢戰勝

安德居住在一個禁止福音的國家。當我問他如何隱藏自己的信仰時,他說他從未隱藏,而且還經常戴著宣傳自己教會的徽章。每當他被捕時,他都會告訴警察,他們也需要耶穌。安德有這樣的勇氣,是因為他知道上帝與他同在。

有誰需要我?

在飛往華盛頓的夜間航班中,輿論作家亞瑟·布魯克斯(Arthur Brooks)聽到一位老太太低聲勸告丈夫﹕「不要認為沒有人需要你了,這絕對不是真的!」她丈夫仍喃喃地說巴不得自己死了,老太太心疼地說﹕「噢,千萬別再這樣說了!」飛機著陸後,布魯克斯轉過身,立刻認出了那位男士是舉世聞名的英雄。其他乘客紛紛與他握手,連機長也來感謝他數十年前的英勇行為。究竟這位英雄為何會陷入絕望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