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

查看所有
Tim Gustafson

葛庭墨

葛庭墨是《靈命日糧》及《每日旅程》的作者,也是《探索叢書》的編輯。由於從小由宣教士領養,並在迦納長大,庭墨對生活的看法異於西方社會,他和妻子蕾莎育有一個女兒和七個兒子。對此,也許我們不必感到驚訝,因為他以這段經文作為人生的座右銘:「上帝在祂的聖所作孤兒的父,作寡婦的伸冤者。上帝叫孤獨的有家,使被囚的出來享福。」(詩篇68篇5-6節)

文章 葛庭墨

向眾星挑戰

在二十世紀初期,義大利詩人菲利波·托馬索·馬里內蒂(F. T. Marinetti)發起了未來主義運動。這一場藝術運動否定了過去,嘲笑傳統的審美觀念,並誇耀機械科技。1909年,馬里內蒂撰寫了他的《未來主義宣言》,其中表明「蔑視女性」,對「揮拳擊打」予以表揚,並主張「我們要歌頌戰爭」。宣言的結論是﹕「我們昂首屹立於世界之巔,再次向眾星發出我們狂傲的挑戰!」

想要更多

阿龍·伯爾(Aaron Burr)焦急地等待著美國眾議院的投票結果能夠打破僵局。在1800年的總統選舉中,伯爾和對手湯瑪斯·傑佛遜(Thomas Jefferson)獲得同票數,伯爾有理由相信眾議院會宣布自己勝選,但最終卻飲恨敗選,苦毒啃蝕著他的靈魂。他對亞歷山大·漢密爾頓(Alexander Hamilton)沒支持他而懷恨在心。結果約四年後,他在一場決鬥中槍殺了漢密爾頓。伯爾因殺人引發眾怒而遭人厭棄,最後鬱鬱而終。

回到基本原則

人們在新年立下的誓願似乎總是無法實現。因此,有些人以嘲弄的方式,提出一些應該可以實現的新年誓言,例如:停車等紅燈時,向其他駕駛員揮手致意;報名參加馬拉松,但棄權不跑;停止拖延習慣,但從明天才開始;不靠手機而迷路;與所有在社群網站發布健身心得的人刪除好友關係。

這一代人

在1964年,年輕的環境保護人士傑克·溫伯格(Jack Weinberg)說:「永遠不要相信30歲以上的人。」他的評論將一代人貼上了標籤,後來他對此感到後悔。回首往事,他說:「我隨口說的一句話,完全被人扭曲和誤解。」

無遠弗屆

十年前,少數民族邦旺人(Banwaon)從未聽過耶穌。他們隱居在菲律賓民答那峨島的群山中,很少與外界接觸。要將一批物資運過去需花兩天的時間,還要在崎嶇的山地中艱苦跋涉才能抵達他們的部落。全世界沒有人注意到他們。

感恩與盼望

莉莎看到許多秋季的裝飾都帶著死亡的氣息,有時甚至看似陰森,令人毛骨悚然。因此,她想方設法要改變這晦暗的季節,為人們帶來盼望!

長存的道

十九世紀初期,英國文學家湯瑪斯·卡萊爾(Thomas Carlyle)將手稿交給哲學家約翰·斯圖亞特·彌爾(John Stuart Mill)進行審查。但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,這份手稿竟然掉進火裡。這雖是卡萊爾唯一的稿件,但他仍不屈不撓地重寫遺失的章節。區區火焰絕不會使這個故事受到任何毀損,因為所有的細節都在卡萊爾的腦海中完好無缺。縱然失去唯一的手稿,但他最後仍完成了《法國大革命》這本巨著。

沒有榮光

華盛頓‧歐文筆下富懸疑色彩的小說《睡谷的傳說》,講述鄉村教師以迦博想娶年輕貌美的卡崔娜為妻。故事的關鍵是有一名無頭騎士出沒在殖民地的鄉野間。有天夜晚,以迦博從卡崔娜的家離開後,就撞見了一個騎在馬背上的鬼魂,驚慌之餘沒命地逃離了那個地方。但讀者其實都知道,這名「馬背上的鬼魂」是情敵的惡作劇,後來是這人娶了卡崔娜。

出到營外

在我成長的迦納農村小鎮上,每星期五都有市集。多年後,我仍記得一個特別的攤販,她因患痲瘋病而失去部分的手指和腳趾。她常蹲在蓆子上,用空心的葫蘆舀出她的農產品。雖然有些人會避開她,但我母親卻經常特意向她買東西。我只有在市集擺攤時才會看到她,其餘時間她都消失於鎮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