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  |  Uncategorized

必會顯露

一位牧師在當地的報紙講了這則關於自己的故事。有一次他跟一位剛認識的老先生閒聊,牧師說:「聽說,你曾在一家電力公司做事。」他也說出那家公司的名字。老先生回答道:「是啊!」牧師也提到在他小時候,那家公司的電纜越過他父母的土地。老先生問了牧師的住處,當牧師告訴他地點後,老先生說:「我記得那塊地,我很難將電纜警告標示牌豎立起來,因為孩子們老是把它射倒。」牧師開始面露尷尬表情,老先生接著問:「你是其中一個射擊者,對嗎?」答案是肯定的。

始終如一

當我在研讀但以理書時,看到他原本可以很輕易地避免被扔進獅子坑裡,卻沒有這麼做而感到震驚。在巴比倫政府裡,有很多人嫉妒但以理,這些對手藉著他每天恆常向上帝禱告而設下陷阱(但以理書6章1-9節)。但以理完全知道他們的詭計,他大可以轉為私下禱告一個月,直等事情平靜,但他並沒有那樣做。

轉換觀點

我太太習慣早起,她很享受家人醒來前那段安靜的時間,並用來讀聖經與禱告。最近,她如常坐在最喜愛的椅子上,眼前所見卻是前一晚「某人」看足球賽時,在沙發上留下的一片狼藉。剛開始,這片髒亂使她分心,而她對我的不滿也干擾了原本的溫馨時刻。

祂的揀選

當孩子還小的時候,我常在送他們上床、蓋好被後跟他們一起禱告。但有時我在禱告前,會先坐在床邊跟他們聊一聊。記得我曾經跟女兒莉比說過:「如果我能夠讓世界上所有的四歲女孩排成一列,我會沿著隊伍一個個找尋妳。看過一整排的隊伍後,我會選擇妳來當我的女兒。」聽我這麼說,莉比的臉上總會露出大大的笑容,因為她知道她是特別的。

渴望被拯救

在2013年上映的電影《超人:鋼鐵英雄》,以全新的角度撰寫了令人耳目一新的超人故事。其中充滿驚人的特效及緊湊的動作,吸引了許多民眾到電影院去觀賞。有些人說這部片的吸引力在於它令人驚異的科技;其他人則認為應該歸功於永不褪色的「超人神話」。

不可見的世界

你知道嗎?僅僅在你一隻手上的微生物數目,就已超過了全球人口的總數。你是否也知道,一根針眼足以容納數百萬個微生物?如果不在顯微鏡下,我們是看不到這些活生生的單細胞有機體,但它們卻存在於空氣、土壤和水中,甚至活在我們體內。我們一直在與它們互動,即使我們完全無法感受到它們的存在。

問問作者

多年來我參加過許多不同的讀書會,通常都是幾個朋友閱讀同一本書,然後再一同討論作者所提出的看法。無可避免地,總有人會提出一些沒人能回答的問題,接著就有另一個人回應說:「要是可以問問作者,知道他要說什麼就好了。」如今,這個想法可以實現了,因為紐約市就有了這樣的新趨勢,而且頗受歡迎。有些作者會出席讀書俱樂部與讀者溝通,但卻索費不低。

親近上帝


有一件事曾困擾我,就是當我越親近上帝,就越覺得自己罪孽深重。直到某天,我察覺到我房裡的一個現象,便豁然開朗了。當窗簾被拉上時,中間會留下一條小縫,而陽光就會從小縫照進房裡。我仔細一看,這道光線中漂浮著許多細小的灰塵。若沒有這道光,屋內看起來似乎很乾淨,但這道光卻使這些灰塵一覽無遺。

纏累

在1628年的8月10日,可說是海軍史上黑暗的一天。瑞典的皇家軍艦瓦薩號就是在這一天展開了她的處女航。這艘讓瑞典皇家海軍引以為傲的軍艦,歷時兩年才建造完成。船艙裡裝飾得富麗堂皇,還備有64座大砲,卻在航行了僅僅一英里的外海沉沒了!究竟哪裡出了問題?那是因為船隻的內部結構超過其承載量,船身太重,結果讓瓦薩號沉入海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