標籤  |  上帝的愛

親手製作

我祖母是個滿有恩賜的女裁縫師,在她家鄉德州贏得多場比賽。在我的一生中所有特別的日子,她都會親手縫製衣物為我慶祝。高中畢業時,她送我紫紅色的毛衣;結婚時,她送給我藍綠色的被子。祖母會在這些衣物的某個角落,繡上「祖母特別為妳縫製」這幾個字。從祖母針腳細密的衣物,我感受到她對我的愛,也體會到她對我往後的人生充滿信心。

自我價值

在一個電視節目裡,幾個年輕人扮成高中生,想更瞭解青少年的生活。他們發現,社交媒體會深切影響青少年對自我價值的判斷。其中一人說:「這些學生的自我價值與社交媒體息息相關,乃取決於有多少人會在自己的照片按『讚』。」這種期盼被人接納的渴求,可能會驅使他們在網路上採取極端的行為。

榮耀歸主

在1960年代初期,有一位畫家以悲傷大眼睛兒童或動物的奇特畫作,在美國掀起風潮。有些人認為這些畫作膚淺庸俗,但也有人愛不釋手。起初,這名畫家瑪格麗特•基恩(Margaret Keane)的畫作透過丈夫的推銷而廣受歡迎,夫妻倆逐漸富裕。但瑪格麗特的簽名卻不曾出現在畫作上,而她丈夫謊稱這些都是出於自己的手筆。對於丈夫的剽竊行為,瑪格麗特恐懼隱忍了二十年,直到他們結束婚姻。最後,他們在法院當庭作畫,瑪格麗特才證明了自己是真正的創作者。

永不放棄

有位電台主持人在節目中問道:「有哪樣東西是你無法放棄的呢?」聽眾紛紛打電話回應,答案五花八門。有人不能放棄他的家人,有人無法放下對離世妻子的追憶。也有人無法放棄他們的夢想,如做個全職音樂人,或成為一位母親。我們每個人都有珍視的事物,是我們無法放棄的,可能是一個人、一股熱忱,或是一份產業。

全方位的愛

我靜靜地躺在軟墊上不動,被推進類似太空艙的圓筒形機器裡,在轟轟的機器聲響中,按著所聽到的指示調整呼吸或閉氣。我知道許多人都做過核磁共振(MRI)的檢查,但對於我這個患有幽閉恐懼症的人而言,我必須全心專注於那位偉大的上帝,才能撐得過去。

天國的情歌

在1936年,美國詞曲創作人比利·希爾(Billy Hill)發表了一首燴炙人口的流行歌曲,名為《愛的榮耀》(The Glory of Love)。不久,全美都在傳唱這首歌,歌詞描述兩人因愛而為對方付出,即使做一些小事也會帶來快樂。50年後,另一名作詞者彼得·賽特拉(Peter Cetera)又寫了一首歌名相近、但更浪漫的歌曲。他想像著兩個人永遠生活在一起,相知相惜,他們所做的一切都為著愛的榮耀。

不變的愛

每當我砰地一聲關上車門,奔向校園時,爸爸總會大叫:「我愛你!」當年我只是個六年級的學生,每天早上,我們幾乎都重複著同樣的方式道別。車子一到學校門口,爸爸就會說:「希望你有個美好的一天!我愛你!」而我只是簡單地說:「再見。」我並不是生他的氣或故意忽略他,我只是沉醉在自己的思考中,沒有在意他所說的話。儘管如此,我爸爸的愛依然不變。

打工記

在大學時期,我在暑假時曾到科羅拉多州的牧場打工。一天傍晚,在割了一整天的乾草後,我又累又餓,開著割草機到草坪上。那時,我想像自己正開著跑車,把方向盤向左急轉,再猛踩左邊的剎車,讓割草機在草坪上快速旋轉。

一個母親的愛

舒婷還小的時候父母就離婚了,由於監護權和其他法律事項的爭執,導致有一段時間她必須住在兒童之家。那時,她被裡頭一些較大的孩子欺負,常感到孤獨和被遺棄。她母親每個月只來看她一次,她父親則幾乎從未現身。然而幾年後,舒婷才由母親的口中得知,儘管兒童之家的規定讓她無法頻繁地去看舒婷,但她每天都會站在柵欄邊上,希望能看到舒婷的身影。她說:「有時,我只是看著妳在花園裡玩,只想知道妳過得好不好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