標籤  |  基督的死

並非如此

一名男子追悼他英年早逝的朋友時說:「多麼希望結果並非如此!」這話道出人類亙古的哀痛。死亡令人震驚、受創。我們承受錐心之痛,想要挽回那不可能逆轉的結果。

十字架

在荷蘭當代畫家莫德曼(Egbert Modderman)的畫作《古利奈人西門》中,描繪了西門艱辛地背著巨大的十字架,他沉鬱的眼神流露出身體和情感上的沉重負擔。從馬可福音15章的敘述,我們知道西門是被兵丁從圍觀的群眾中拉出來,被迫背負耶穌的十字架。

黑夜

諾貝爾獎得主埃利.維瑟爾(Elie Wiesel)的著作《夜》,揭露了納粹大屠殺的恐怖。作者被抓進納粹集中營的經歷,正好與以色列民出埃及的過程相反。在第一個逾越節,摩西和以色列民逃離了奴役他們的埃及地(出埃及記12章),維瑟爾告訴讀者,在逾越節後,納粹將猶太人領袖抓入集中營。

以愛保抱

四歲的孫兒坐在我膝上,摸了摸我光禿的頭頂,仔細研究了好一會兒之後,很疑惑地問:「爺爺,你的頭髮怎麼了?」我笑著回答:「喔,老啦,這幾年來掉光了。」他一臉若有所思地說:「真是太可憐了,我分一點頭髮給你好了。」

像我們一樣

德瑞發現兒子不願意脫掉上衣去游泳,後來他才知道兒子是因為胸口、腹部和左臂上的大片胎記而感到自卑。他下定決心要幫助兒子,於是便忍受漫長痛苦的刺青過程,在自己身上刺了一大片和兒子的胎記一模一樣的刺青。

英雄、暴君與耶穌

貝多芬本來打算將他的第三號交響曲命名為《波拿巴》,呈獻給拿破崙·波拿巴。因當時法國人在宗教與政治上飽受暴政壓迫,貝多芬將拿破崙視為人民的英雄、自由的捍衛者。但當這位法國將軍自行稱帝時,這位知名的作曲家就改變心意,怒不可遏地譴責自己昔日眼中的英雄是個惡棍和暴君!他用力擦掉樂譜上波拿巴的名字,以致在原稿上留下破洞。

代價

米開朗基羅的作品呈現了耶穌生平的許多層面,但其中最觸動人心的作品,卻是一幅最樸實簡單的畫作。在1540年代,米開朗基羅為朋友畫了一幅聖殤素描,描繪耶穌的母親抱著死去的基督。素描勾勒了馬利亞輕托著耶穌毫無生氣的軀體,向天仰望。在她身後豎立的十架上,引用出自但丁在《天堂》一書中的話說:「他們沒想到這需要付上多少血的代價。」米開朗基羅表達出深刻的觀點:當我們紀念耶穌的受死,也需要想到耶穌付上的代價。

紀念

每年5月的最後一個星期一是美國「陣亡將士紀念日」。每年的這一天,我總是會想起許多退役軍人,尤其是我的父親和好幾個叔叔,他們都是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服役的軍人。雖然他們僥倖歸來,但在這場戰爭中,卻有成千上萬的家庭痛失為國家效力的親人。然而,每當被問及時,我父親和那時代多數的軍人都會表示,他們願意犧牲性命來保護自己的親人,並為他們認為正確的事情而戰。

唯一的王

五歲的愛彤聽牧師講述耶穌離開天上榮華,降生為人,而當牧師在禱告中感謝耶穌為我們的罪而死時,愛彤倒抽一口氣,驚訝地說:「什麼?祂死了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