標籤  |  天堂

有把握的盼望

在1940年代日本侵華時期,華理士(William Wallace)醫師到中國梧州從事醫療宣教。當時,他是思達醫院的負責人,為了避免步兵不定時的攻擊,他要求醫院將他的醫療設備搬上駁船,成為往返河面的行動醫院,繼續救治民眾。

不被轄制

凱特琳在墨西哥灣和朋友們一起游泳的時候,遭到鯊魚襲擊,一隻鯊魚咬住她的腿拖入水下。凱特琳奮力反抗,向鯊魚的鼻子揮了一拳,鯊魚才鬆開嘴,悻悻然地游走。凱特琳雖然遍體鱗傷,縫了一百多針,但她終究脫離了鯊魚的血盆大口,免於死亡。

溫暖的家

兒子問我:「為什麼要搬離我們的家?」我無法對一個五歲的小孩解釋什麼是「家」。也很難讓他明白,我們只是離開一間房子,而不是離開家。因為「家」是指摯愛的親人住在一起的地方,也是在結束漫長的旅程或整天辛苦工作之後,我們渴望回去的地方。

完美世界

凱蒂的學校作業是寫一篇作文,題目是「我的完美世界」。她寫道:「在我的完美世界裡……冰淇淋是免費的,到處都是棒棒糖,天空永遠晴朗,而且只有一些造型可愛的雲朵。」接著,她筆鋒一轉,繼續寫道:「在這個世界,沒有人回到家會聽到壞消息,也沒有人必須傳遞壞消息。」

凝視地平線

在渡輪開始啟動的時候,我的小女兒就說她想吐,看來她開始暈船了。不久,我也感到反胃,於是提醒自己說:「要專注凝視遠處的地平線。」因有些船員說,調整焦點有助於防止暈船。

只是暫別

孫女愛莉每次和我道別時,都有個固定的模式。我們會先緊緊相擁,大聲哀嚎,戲劇化地啜泣約二十秒,然後分開後退一步,輕鬆地說「再見」才轉身離開。儘管我們的道別方式有點傻氣,但我們都很期待很快能再次相聚。

預備地方

我有個朋友最近正準備搬家,而且是要搬到離現址1,600公里以外的地方。他們夫妻倆分工合作,以便在短時間內安頓下來。朋友負責將所有的物品分類裝箱,她丈夫則要承擔尋找新居的重責大任。令我感到驚訝的是,朋友沒有事先察看那個社區,也沒有參與尋找新房子,只是專心準備搬家!我問她是怎麼辦到的?她承認這的確不容易,但她完全相信她的丈夫。因為他們相處多年,她深信丈夫瞭解她的喜好和需求。

不可能的友誼

社群網站上的朋友時常上傳一些可愛的視頻,紀錄動物之間不尋常的友誼。最近我看到的視頻有相親相愛的小狗和小豬、小鹿和小貓,還看到猩猩乳養了幾隻小老虎。

美好的結局

我們把燈光調暗,準備開始觀賞1970年阿波羅13號登陸月球的影片,朋友低聲說道:「可惜他們都死了!」朋友的話讓我在觀賞時,一直擔心著悲劇的發生,直到接近尾聲,才發現我被愚弄了。之前我並不清楚這件事的結局,其實真實故事的結局是太空人雖然經歷千辛萬苦,但最終還是安抵家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