標籤  |  %e5%ad%a4%e5%96%ae

孤單的聖誕節

我曾在迦納北邊我祖父的小村屋裡,度過最寂寞的聖誕節。那年我剛滿15歲,父母和兄弟姐妹離我大約有一千公里遠。以前我跟家人及村裡的朋友在一起時,聖誕節總是既盛大又令人難忘的節日,但這一年的聖誕節卻是一片寂靜淒涼。在那個聖誕節清晨,我躺在地墊上,想起一首當地人唱的歌:一年又過去,聖誕節來臨;上帝愛子降生,平安喜樂歸於人。我沮喪地唱著,一遍又一遍。

無人眷顧

小時候,每當我覺得孤單、不被接納而自怨自艾時,母親想讓我打起精神來,就會唸這段順口溜給我聽:「一條魚,水裡游,孤孤單單在發愁。兩條魚,水裡游,擺擺尾巴點點頭。三條魚,水裡游,快快活活笑開口。許多魚,水裡游,大家都是好朋友。」等我哭喪的臉上綻放笑容後,她便會引導我,使我想起其實我身邊仍有許多值得感恩的人事物。

滿足的喜樂

原本應該是我生命中最興奮的時刻,但卻成了最寂寞的一段時間。令我不禁自問:這是個正確的決定嗎?這是我大學畢業後第一份正式的工作,工作的地點離我家有數百公里遠。對於踏出人生一大步的興奮感很快就消失了。我住在空蕩蕩的狹小公寓裡,對這個城市也十分陌生,而且連一個朋友也沒有。工作雖然有趣,但孤獨寂寞卻讓我感到無比沮喪。

領我走過

最近,我偶然找到了一些大學時期的日記,忍不住花些時間翻閱。讀著讀著,我發現從前我對自己的看法和現在很不同。那時我十分孤單,甚至對信仰質疑,幾乎快要崩潰了。回顧這一切,讓我清楚明白,上帝如何帶領我來到一個更美好的境地。看見上帝溫柔地領我經過那段歲月,也提醒我,現在我無法負荷的一切掙扎,將來有一天也會成為我經歷上帝醫治大愛的寶貴見證。

深深被愛

多年前,我的辦公室位於波士頓,在那裡可以眺望安葬諸多美國民族英雄的「穀倉墓園」。墓園裡可以找到簽署美國獨立宣言的約翰·漢考克和山繆·亞當斯的墓碑,而愛國志士保羅·列維爾的墓碑也豎立在幾呎之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