標籤  |  服事他人

最後致意

在擔任直升機駕駛員為國服務二十年後,詹姆士返鄉任教以服務社區。但他仍懷念開直升機執行任務的日子,因此他去當地一家醫院工作,負責駕駛直升機載送病患,直到遲暮之年。

上帝的使者

我丈夫外出一個月,他一離開我就覺得自己快要被工作、家務和照顧孩子的事給淹沒了。截稿期限迫在眉睫,割草機故障了,孩子們正在放假整天悶得慌,我一個人怎能應付得了這麼多事呢?

付出時間

利瑪是一位剛移居美國的敘利亞婦女,她正試著以手勢及有限的英語,向她的家教解釋自己為何傷心難過。她端出一盤精心製作的中東肉餡餅,眼淚從她臉頰潸然滴下。她說:「一個人。」她先指向門口,接著又指向客廳,再指回門口,嘴裡發出嗖嗖的聲音。這位家教把她表達的意思拼湊起來,才知道原來有好些鄰近教會的弟兄姐妹,說好要帶些禮物來探訪利瑪和她的家人。但結果只來了一個人,而那人匆忙擱下一箱東西之後,就飛快地趕去處理別的事務。然而,利瑪與她的家人正覺得孤單無助,他們渴望能接觸人群,並與新朋友分享他們的中東肉餡餅。

上帝的指紋

菈格.史提芬斯(Lygon Stevens)喜歡和哥哥尼克(Nick)一起登山。他們都是登山老手,也曾一同登上北美最高峰麥金利山(德納利山)。然而,2008年1月,他們在科羅拉多州的山上遇上一場雪崩,尼克受了傷,而年僅20歲的菈格則不幸罹難。後來,尼克在妹妹的一個背包中發現她的札記,其中的內容讓他深得安慰。菈格在札記中寫下了她的反思、禱告和對上帝的讚美,其中她寫道:「我是一件有上帝簽名的藝術品,但尚未完工,其實祂只是剛開始動工……我身上有上帝的指紋。這世上絕不會有人和我一樣……而我這一生將有別人無法勝任的任務。」

在職訓練

當兒子的老師邀請我擔任他們科學營會的行為監護人時,我不禁感到猶豫。我怎能成為孩子們的榜樣呢?因為我仍陷在許多舊有的壞習慣當中,苦苦掙扎、絆跌仆倒。儘管上帝幫助我關愛及養育自己的兒子,但我卻經常質疑上帝會使用我來服事別人。

信心、愛心和盼望

這十年來,我的姑姑都在她家裡照顧她的父親(我的爺爺)。她在爺爺還能自理時,為他做飯、打掃,並在他健康退化之後,擔任他的看護。

寬容或權益

朋友阿奇旅行回來後,發現鄰居建了一道木籬笆,越過他家的地界約1.5公尺。阿奇花了幾個星期的時間,試著跟鄰居商議拆除籬笆。但即便他提出要幫忙拆除,或分擔拆除的費用,都徒勞無功。阿奇原本可以提出民事訴訟,但他選擇放棄這個權利,讓籬笆繼續留在原地,藉此向他的鄰居展現上帝的寬容。

上帝知道

佩芬在教會認識一位心靈受傷的年輕姐妹。佩芬很同情她,便一心想幫助她。佩芬每週都會花些時間輔導她,與她一同禱告,成為她的良師益友。然而,一些教會領袖並未留意佩芬所付出的一切,以為沒有人關心這位姐妹,決定派一位教會同工來輔導這位姐妹。

直升機種子

我們的孩子還小的時候,鄰居家有一棵高大的銀楓樹,孩子們最喜歡接住從樹上落下的「直升機種子」。銀楓樹的種子長得就像一對翅膀,在春末的時候,它們就會像直升機的旋翼槳葉一樣旋轉落地。這些種子飄下來不是為了要飛翔,而是要落到土裡,生長成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