標籤  |  服事

祂掌管未來

根據心理學家梅格·潔伊(Meg Jay)的研究,我們的大腦在想到未來的自己時,有如想到一個全然陌生的人。為什麼呢?這可能與被稱為「同理心差距」的心理狀況有關。我們可能很難去同情和關心那些我們素不相識或從未謀面的人,甚至是未來的自己。因此潔伊的工作是要幫助年輕人想像未來的自己,並採取一些行動來關心他們。這包括協助他們按自己將來要成為什麼樣的人而制定可行的計劃,好讓他們能追求自己的夢想並繼續茁壯成長。

避難所

我和妻子曾入住一間古樸的海濱旅館,有巨大的推拉窗和厚實的石牆。一天下午,暴風雨席捲旅館的所在地,使海水翻騰,風雨擊打著窗戶,彷彿憤怒搥門的拳頭一般。但我們卻平靜淡定,因為旅館的石牆非常堅硬,地基也十分穩固!外頭雖是狂風暴雨,但我們的房間卻是個避難所。

彼此關照

現年77歲的荷西是一位代課老師,他已經在車上住了八年。這位老人家每天晚上都睡在他那台1997年出廠的福特雷鳥車上。他會仔細檢查汽車電池,因那是他晚上用電腦工作的電力來源。他省下租屋的開支,並將錢寄給住在墨西哥的眾多家庭成員,因為他們比他更需要這筆錢。每天一大清早,荷西以前教過的一位學生都會看到他在後車廂翻找物品。這個學生說:「我覺得需要為他做點什麼。」所以,他發起群眾募資,並在幾週後交給荷西一張支票,讓他能租房子住。

彼此建立

古魯家族是一部動畫片中的原始人家庭,他們深信「唯一的生存之道就是一家人團結在一起」。他們害怕這個世界和其他人,所以在尋找安全的住所時,他們發現已經有一個陌生的家庭居住在那個地區,便感到十分恐懼。但他們很快就學會接受新鄰居的不同之處,學習對方的優點,與對方共同生存。後來,他們發現其實和新鄰居在一起很快樂,而且確實需要和別人一起生活,才會過得充實。

為主而做

我為一家雜誌社寫稿,而且覺得這「很重要」,所以我一直很努力,希望能呈上最好的文章給高級編輯。為了達到她的標準,我深感壓力,不斷地塗塗改改,修正我的想法和思路。但我的問題到底是什麼呢?是所寫的主題太具挑戰性嗎?還是我真正擔心的是個人榮辱:主編是否會讚賞我,而不僅僅是我的作品呢?

上帝的朋友

兩個初次見面的人若發現彼此有共同的朋友,會覺得格外親切。最令人感到溫馨的情況,或許是友善的主人在熱情接待客人的時候,說:「很高興認識你,你是小陳的朋友,也就是我的朋友。」

慷慨給予

英國將軍查理.戈登(Charles Gordon,1833-1885年)曾於中國和其他地方為維多利亞女王效力。他住在英國時,曾捐出自己九成的收入。當他聽說英國北部的蘭開夏郡發生饑荒時,便取出自己得自一位世界領導人的純金獎牌,刮掉上面的銘文後送往北方,告訴他們將這塊金牌拿去變賣,然後買麵包賙濟窮人。那天,他在日記中寫道﹕「我在這世上所珍視的最後一件世俗之物,已經獻給主耶穌了。」

樂意服事

在美國新墨西哥州卡爾斯貝有一個福音機構,每個月都會捐出超過一萬公斤的食物,免費給當地居民享用。該機構的領導人說:「人們可以到這邊來,我們會接納他們並提供他們需要的幫助。我們的目標是藉著滿足他們實際的需求,再讓他們的心靈也能得到飽足。」身為基督徒,上帝希望我們把自己所得到的與人分享,讓我們的社區能有機會認識上帝。那麼,我們要如何培養一顆樂意服事的心,使上帝得榮耀呢?

絕不忘記

當我們提到歷史上開拓福音荒地的宣教士時,可能不會想到非裔美國牧師喬治•利斯爾(George Liele,1750-1820年)。其實,他的事蹟應該讓更多人知曉。利斯爾生來就是個奴隸,於美國獨立戰爭爆發前,在喬治亞州信主並獲得自由。後來,他將福音帶到牙買加,牧養在當地農園裡工作的黑奴。他也是喬治亞州薩凡納兩間非裔美國人教會的創堂牧師,其中一間教會被視為「黑人浸信會友的母會」。

這一代人

在1964年,年輕的環境保護人士傑克·溫伯格(Jack Weinberg)說:「永遠不要相信30歲以上的人。」他的評論將一代人貼上了標籤,後來他對此感到後悔。回首往事,他說:「我隨口說的一句話,完全被人扭曲和誤解。」

大能的勇士

狄恩·伊曼(Diet Eman)是一位平凡而害羞的年輕女士。當德軍在1940年入侵荷蘭時,她正在談戀愛,有一份工作,享受與親友相處的快樂時光。後來,她寫道:「當大難臨頭時,你會想要像駝鳥一樣,把頭埋在沙土裡。」然而,狄恩卻感到上帝的心意是要她抵抗德國人的暴虐統治,甚至冒著生命危險為猶太人及其他被追捕的人尋覓藏身之處。這位原本不起眼的年輕女士成了上帝的勇士。

塵封的使命

雅蘭的丈夫是位牧師,她花了六年的時間試圖做個「完美的師母」,而且總以自己所欽佩的家婆(同樣是位師母)為榜樣。因此,她認為自己不能再兼任作家和畫家。但在埋葬了自己的創造力之後,她變得鬱鬱寡歡,甚至試圖自殺。還好,不久之後有位住在她家附近的牧師,幫助她走出黑暗。這位牧師與雅蘭一起禱告,並要她每天早上花兩小時寫作。這使雅蘭領悟到,那屬乎自己「塵封的使命」,也就是上帝給她的呼召。她寫道:「對我來說,要成為真正的自己──完整的自我,就是要讓上帝賦予我的每一項創造力都能有發揮的機會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