標籤  |  %e6%ad%bb%e4%ba%a1

愛與平安

聖經所描述那滿有能力、出人意外的平安(腓立比書4章7節),總是讓我感到驚訝,因為在我們最哀痛的時候,它也能充滿我們的心。最近在我父親的追思禮拜上,我就有了深切的體會。在許多來慰問卻不甚熟絡的人群中,我見到了中學的好朋友,頓感安慰。他不發一語地擁抱我,那無聲的關懷讓我在那段艱難的日子裡,第一次在哀痛中感到平安,讓我知道自己並不是所感覺的那麼孤單。

一覺醒來

過去我們家和幾個朋友的家庭相聚的時光,讓我留下了美好的回憶。那時孩子們都還很小,我們這些大人聊天到深夜,孩子們玩累了,就蜷縮在沙發或椅子上睡著了。

最後致意

在擔任直升機駕駛員為國服務二十年後,詹姆士返鄉任教以服務社區。但他仍懷念開直升機執行任務的日子,因此他去當地一家醫院工作,負責駕駛直升機載送病患,直到遲暮之年。

只是暫別

孫女愛莉每次和我道別時,都有個固定的模式。我們會先緊緊相擁,大聲哀嚎,戲劇化地啜泣約二十秒,然後分開後退一步,輕鬆地說「再見」才轉身離開。儘管我們的道別方式有點傻氣,但我們都很期待很快能再次相聚。

看顧麻雀

我的母親一生高雅端莊,如今卻年老體弱,躺臥在安寧病床上。她連呼吸都十分費力,她已是風燭殘年、時日無多,與窗外欣欣向榮的明媚春光,形成強烈的對比。

等待的壓力

過去幾年,我有兩位家人罹患了致命的疾病。對我而言,在陪伴他們度過治療的這段期間,最困難的一件事情就是什麼都無法確定。我巴望著醫生能給個確定的答案,但總是事與願違。醫生給我們的並不是明確的答案,而是無盡的等待。

生與死

我永遠也無法忘記,朋友的弟弟臨終前,我就坐在他的身旁。那一幕,使這尋常的探訪變得極為不尋常。那時,我和朋友以及他弟弟查理輕聲地交談著,突然察覺到查理的呼吸變得很吃力。我們圍在他的身邊,僅能看著他、等待與禱告。當他嚥下最後一口氣的瞬間,彷彿是極其神聖的時刻。他四十多歲就英年早逝,我們雖為此而感到悲痛不捨,但卻感受到上帝的安慰,祂確實與我們同在。

小睡片刻

好幾世紀前,一位名叫亨利·德班維的蘇格蘭牧師曾經提到,在他的牧區裡,有一位住在偏遠地區的老姐妹,很渴望親眼看看蘇格蘭的首府愛丁堡。但她遲遲不敢踏上旅程,因為火車必須經過一個又黑又長的隧道,才能抵達目的地。

萬物復甦

對住在美國密西根州的人來說,春天來臨的盼望,是支持我們度過嚴酷寒冬的動力。每年五月正是這盼望得以實現的月份,其中冰雪消融、萬物復甦的景象令人歎為觀止。在五月初看起來仍毫無生氣的枝條,到了月底,竟揮舞著綠葉。雖然樹木每天的變化令人難以察覺,但只要到了五月底,我家院子就脫去灰暗的外衣,換上綠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