標籤  |  生活難題

靈裡困倦

扎克·艾斯懷(Zack Eswine)牧師在他所寫的一本書中(The Imperfect Pastor)提到:「有時我們只做了一小時,但感覺就好像做了一整天的苦工。」雖然他在這裡是指牧師常背負重擔,但其實人人都承受著沉重的情緒和責任,使我們身心靈俱疲,只想倒頭大睡。

堅不可摧

第一次看見後院那條小溪時,它只是一道涓涓細流。炎熱的夏季,溪水輕輕滑過滿佈石頭的河床,幾片厚重的木板就能成為我們跨河的小橋。幾個月後,我們這個地區連日暴雨傾洩而下,那一道潺湲小溪竟暴漲為約1公尺深、3公尺寬的奔騰急流!強勁的水勢甚至將過河的厚木板沖到幾公尺以外的地方。

沙漠之花

美國莫哈韋沙漠和大多數沙漠一樣,有沙丘、乾涸的峽谷、岩石台地和山脈。但美國有位生物學家觀察到,這裡每隔幾年就會有充沛的雨水,造成群花綻放的景象,幾乎整片沙漠都被一叢叢的花朵覆蓋。但這場野花秀並非每年都上演,研究發現,乾燥的土壤需要被暴雨浸潤,再經過日曬升溫之後,才能在適當的時刻,綻放色彩繽紛的花朵覆蓋沙漠。

石頭的渴望

有位葡萄牙詩人在他的詩集中寫了一句話:「啊,石砌的碼頭都充滿了渴望!」詩人以碼頭象徵我們看著船逐漸遠離時,那種悵然若失的心情。船開走了,碼頭依然留在原處,成為希望和夢想、分離和渴望的永久標記。分離讓我們殷切期盼重逢。

一碗淚水

在麻州的波士頓市有一塊石碑,標題是《橫渡那碗淚水》,是紀念1840年代後期愛爾蘭馬鈴薯大饑荒中,為了逃出生天而勇敢橫渡大西洋的先民。那場饑荒奪走上百萬人的性命,另有超過百萬人被迫拋棄家園,橫渡大海求生,愛爾蘭詩人歐萊禮稱這浩瀚的大西洋為「一碗淚水」。這些人在面臨絕境時,因為飢餓和傷痛,被迫離鄉背井,尋找盼望。

新一波動力

五十四歲時,我懷著兩個目標參加密爾沃基(Milwaukee)馬拉松比賽。第一個目標是跑完全程,第二個目標是在五小時之內抵達終點。如果我後半段的表現能跟前半段一樣好,我會有驕人的成績!可惜,賽程過於艱苦,我原本預期後半段能有新一波的動力,但最後並沒有如我所願出現。到達終點時,我原本矯健的步伐已變成了痛苦的步行。

受盡煎熬

葛尼斯在他所寫的《一生的聖召》中提到,英國前首相邱吉爾和幾位朋友在法國南部度假,他們在一個寒冷的夜晚坐在壁爐邊取暖,邱吉爾凝視著松木被火燃燒,發出劈啪的爆裂聲。突然,他以一貫的咆哮聲調說:「我知道松木為什麼會發出爆裂聲了,因它正被火燃燒、受盡煎熬,我也曾有這種經歷。」

撥雲見月

在2016年11月,夜空出現了罕見的超級月亮。這是近60多年來,月球在運行的軌道中與地球最接近的時候,因此顯得特別大又特別亮。可惜當天我所看到的,只是被層層烏雲籠罩的夜空。還好其他地方的朋友拍下了這奇異景觀傳給我,因此雖然我看不見這超級月亮,但我可以相信那奇異景觀就隱藏在雲層後面。

患難中的喜樂

朋友在手機的語音信箱設置了一段錄音,表示她未能接聽電話,歡迎對方留言,最後她以歡欣愉快的語氣說:「祝你有個美好的一天!」其實,我們無法使每一天都變得「美好」,有些處境的確令人煩擾不堪。但如果我們進一步深思,就會發現無論日子好壞,生活中總有一些美好的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