標籤  |  生活難題

上帝的大能

在魯益師所寫的《納尼亞傳奇:獅子·女巫·魔衣櫥》中,強大的獅子亞斯蘭曾銷聲匿跡一段時間,當他再度出現時,納尼亞全國上下群情激昂。然而,亞斯蘭竟然任由邪惡的白女巫擺佈而犧牲,使他們的喜悅轉為悲傷。亞斯蘭看似失敗了,但最後他以震耳欲聾的咆哮聲,使女巫倉惶逃離,讓納尼亞人親眼看到他的能力。雖然起初看似敗局已定,但最後卻證明亞斯蘭能勝過那邪惡的女巫。

艱難時期

我蜷縮在躺椅上,身心靈都疲憊不堪。我們一家人跟隨上帝的帶領,長途跋涉從西部的加州搬到中部的威斯康辛州。抵達之後,我們的車就故障了,以致兩個月無車可用。我丈夫不得已而做了背部手術,無法行動自如,而我又有慢性疼痛,致使我們無法儘速安頓下來。雖是搬新家,但房子過於老舊,需花一大筆經費整修。家中的老狗健康情況不佳,而初來乍到的幼犬,雖帶給我們很多歡樂,但養一隻充滿活力的小毛球,所需的精力實在超過預期。這些情況使我意志消沉,不禁思想,走在崎嶇難行的道路上,如何能有堅定的信心呢?

轉為美麗

在一月份的某個清晨,我一早醒來,猜想今天也會看見像前幾週那樣淒涼的冬景:雪堆中冒出枯黃的雜草、灰濛濛的天和光禿禿的樹。但一夜之間卻發生了不尋常的事!一場冰霜為一切裹上冰晶,原本死氣沉沉的大地,在陽光下晶瑩耀眼,令我目眩神迷。

風暴

有位專門追逐龍捲風的攝影記者如此說:「追逐龍捲風就像在幾千平方公里的地方,進行一場巨型的三維西洋棋對弈。」他補充說:「你必須在恰當的時間出現在適合的地點,如同演出一首交響曲必須兼顧各方,不但要事先做好氣象預測和路徑規劃,同時還要避開沙塵暴、大如壘球的冰雹和隨風起舞的農場機具。」

感恩的心

我所住的美國這個州,嚴寒的冬季十分漫長,氣溫經常低於冰點,漫天雪花似乎無盡無休。在一個酷寒的日子裡,我大概是第一千次鏟雪時,我們鄰里的郵差停下腳步與我寒暄。我告訴他,我不喜歡冬天,厭倦這些深厚的積雪。接著,我說他在這種極端的天氣狀況下工作一定很辛苦。他說:「是啊,但至少我有一份工作。現在很多人失業,我有工作就很感恩了!」

盼望何在?

佈道家愛德華·佩森(Edward Payson,1783-1827年)的一生極其艱苦。他弟弟的離世令他大受打擊;他本身罹患躁鬱症,且飽受嚴重偏頭痛的折磨;一次墜馬意外使他的手臂癱瘓,後來他還差點死於肺結核。但令人驚奇的是,這一連串的遭遇並未讓他灰心絕望。根據他的朋友透露,佩森在過世前仍滿有喜樂。這怎麼可能呢?

一件美事

我在深夜裡醒來,雖睡不到半小時卻再也無法入眠。一位朋友的丈夫住院並且得知壞消息,他的癌症復發,還擴散到腦部和脊椎。我為他們的遭遇感到難過,內心承受深沉的重擔!然而,我在夜間為他們守望禱告的時候,我的心便不再消沉。也可以說,我後來覺得為朋友背負重擔是件美事,但這怎麼可能呢?

最安全的地方

當颶風佛羅倫斯以雷霆萬鈞之勢向北卡羅來納州的威明頓市逼近時,我女兒也準備離開家園。她一直希望颶風會轉向,所以等到最後一刻才開始收拾。她急急忙忙地挑重要的文件、照片和物品,決定要帶什麼離開。她後來告訴我:「沒想到離開是這麼困難,在那一刻,我也不知道回來時這裡還會留下些什麼。」

奇妙的觸摸

那只是一個輕輕的觸摸,卻讓柯林的心境完全轉變。柯林和一小群同工正預備到一個敵視基督徒的地方做慈善工作,隨著日子逼近,他的壓力就越大。當柯林與一位同工傾訴心中的憂慮時,這位同工就輕輕地把手放在柯林的肩膀上,說了一些鼓勵的話。柯林之後回想起來,覺得那輕輕的觸摸就像是個轉折點,強而有力地提醒他一件事實,那就是上帝一直與他同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