標籤  |  盼望

現在全空了

我們幾兄弟和其他家人花了一天的時間,合力把爸媽的物品從我們童年的住家搬出來。那天下午稍晚,我們回去載最後一些物品,知道這是最後一次待在這個房子裡,便在後院拍了合照。我一直強忍著淚水,當母親轉頭對我說:「現在全空了!」我不禁瞬間淚崩。這個承載了54年回憶的房子現在已人去樓空,我真不敢再多想。

悲傷中有恩典

若蘭在得知自己罹患罕見且無藥可醫的腦癌之後,藉由替重症兒童與其家人攝影留念,找到了新的盼望和目標。若蘭希望藉著這樣的方式,讓那些家庭能捕捉到與孩子在一起的珍貴時刻。她認為:「在絕望的病榻旁,有時充滿悲傷,但也有我們認為不會出現的恩典與美好時光。在最艱難的時刻,那些家庭儘管悲傷,仍選擇以愛相待。」

超越認知

當丈夫得悉他會像許多人一樣,因新冠疫情而將被公司解僱時,我們一時都很難接受。雖然我們相信上帝會照顧我們的基本需求,但有太多未知的因素卻令我們憂心忡忡。

老化

我的喉嚨開始發癢,直覺大事不妙。結果喉嚨癢變成流行性感冒,而那只是支氣管疾病的開始。從流感再演變成百日咳,沒錯,百日咳又變成了肺炎。

凡是⋯⋯

每週五晚上,我們全家收看的國內新聞台會以一則激勵人心的報導作為結束。相較於其他的新聞報導,這樣的溫馨結尾總能讓人耳目一新。最近有一則感人的報導,是講述一位記者在感染新冠病毒痊癒後,毅然決定以捐出血漿來幫助其他患者對抗病毒。雖然抗體的療效在當時尚未獲得證實,但想到那麼多人仍束手無策,即使扎針捐血漿會造成不適,這位記者認為若能讓更多人受益,這一點付出是微不足道的。

意外之客

撒該是一個孤獨的人。每當他行走在城市的街道時,總能感覺朝他而來的目光充滿敵意。但後來他的生命卻發生了轉變。一位教父亞歷山大的革利免(Clement of Alexandria)說,撒該成了凱撒利亞教會傑出的基督教領袖及牧師。是的,我們說的正是那位爬上桑樹,為要看耶穌的稅吏長撒該(路加福音19章1-10節)。

短暫且寶貴

父親的呼吸越來越微弱,我和母親還有姐妹們陪伴在他的床邊,直到他停了呼吸。父親回歸天家永遠與上帝同住時,還差幾天就89歲了。他的離開讓我們感到失落,只留下回憶和一些遺物讓我們懷念他。但我們仍然盼望有一天能再度與他相聚。

需要力量!

芮琪家前面的阿拉斯加雪松在暴風雨的強風中左搖右晃。芮琪很喜歡這棵樹,它不僅為她的家人遮蔽夏日的陽光,也給予他們隱私空間。眼看著猛烈的暴風雨正要將這棵樹連根拔起,芮琪立刻拖著她15歲的兒子飛奔過去,試圖營救它。芮琪用自己的雙手和瘦小的身軀,與兒子一同努力不讓樹倒下。但可惜的是,他們的力量都不足夠,最後大樹還是砰然倒下。

心存盼望

全球有數百萬人患有季節性抑鬱症,我是其中之一。這病症常見於冬季日短夜長、日照不足的地方。當我開始懼怕冬季的冷冽永遠不會結束時,我迫切希望能看到一些跡象,證明日照更長且天氣更暖和的日子即將到來。

道別與重聚

我哥哥大衛因心臟衰竭突然過世,使我的人生觀產生了巨大的改變。我們家有七個兄弟姐妹,大衛排行老四,但他卻是我們之中第一個過世的。當時他的意外猝死讓我反覆思考了很多事。當然,隨著年齡的增長,我們家未來會面對更多親人離世,而較少迎接新生命的到來,道別的機會也會像問候那樣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