標籤  |  祈禱

愛,不用等待

有時,我的拉布拉多獵犬麥斯想要吸引我的注意,會叼著我的某樣東西,在我面前晃來晃去。一天早上,當我背對著牠,在書桌上奮筆疾書時,麥斯咬著我的錢包跑了出去。當牠發現我沒有注意到牠,就轉回來用鼻子輕推著我,嘴裡銜著錢包,眼睛閃動狡黠的亮光,直搖尾巴,故意逗弄我陪牠玩。

隨時禱告

朋友傳來的簡訊說:「幾年前,不知道為什麼,我常常想到為你禱告。」簡訊還附上一張照片,那是她夾在聖經裡的紙條,上面寫著:「為雅各禱告,將他的心思意念和言語行為交託主。」在我的名字旁邊,她還記錄了從哪一年開始為我禱告,那是三個不同的年份。

祈求上帝

當我丈夫丹恩被確診罹患癌症時,我不知該如何祈求上帝醫治他。從我有限的眼光來看,世界上有許多人正面對更嚴重的問題,如戰爭、饑荒、貧窮和自然災害。但一天早晨,我和丈夫一起禱告時,我聽見丈夫謙卑地祈求:「親愛的主,求祢醫治我的疾病。」

由祂決定

奈特和雪琳去紐約玩的時候,很喜愛一家「無菜單料理」餐廳(omakase restaurant)。日語omakase的意思是「一切由您決定」,也就是上門的顧客不點餐,一切由餐廳的主廚來決定為顧客準備哪些餐點。他們雖是第一次嘗試去這樣的高級餐廳用餐,而且似乎有點冒險,卻相當滿意主廚為他們預備的菜餚。

不朽的禱告

被譽為「禱告戰士」的邦茲(E. M. Bounds,1835-1913年)曾說:「禱告是不朽的。」除了引人注目的這句話之外,他還寫下許多關於禱告的經典著作,啟發了歷世歷代的信徒。他特別闡述禱告的大能及其永遠長存的本質:「信徒禱告的雙唇可能因死亡而緊閉,禱告的心也會停止跳動。但信徒發出的禱告卻仍長存於上帝面前,遠超過信徒的壽命、超過一代人、超過一個時代,甚至遠超過時空的限制。」

乾草堆中的禱告

撒母耳‧米勒(Samuel Mills)和他的四個朋友時常一起禱告,祈求上帝差派更多人去傳揚耶穌的福音。1806年的某一天,他們在河邊聚集禱告,突然遇到暴風雨,只好躲進乾草堆中避雨,並繼續禱告。此後,他們每週的禱告會被稱為「乾草堆禱告會」,帶動了普世宣教運動。直到如今,「乾草堆紀念碑」還矗立在美國威廉斯學院的校園裡,提醒我們上帝會透過禱告成就大事。

這裡好滑!

多年前,當我剛學滑雪時,我緊跟著兒子喬許滑到了一個看來相當平緩的斜坡。因為我一路只盯著他看,沒有注意到他已經轉到山上最陡峭的一個山坡滑下去,我跟在他後頭,完全失控地猛衝下山坡。想當然,我跌得鼻青臉腫,留下許多傷疤。

以善勝惡

田徑選手傑西·歐文斯(Jesse Owens)深受虔誠愛主的雙親所影響,也成為一位信心堅定的基督徒。在1936年的德國柏林奧運會,歐文斯是美國隊中少數的非裔美籍運動員。他在仇恨其他種族的希特勒和納粹黨面前,勇奪四面金牌,並與一位德國運動員魯茲‧朗(Luz Long)成為朋友。在當時納粹氛圍濃厚的情況下,歐文斯仍活出基督信仰,進而影響了魯茲的生命。後來魯茲寫信給歐文斯說:「記得我第一次在柏林和你說話的時候,那時你正跪在地上,我知道你在禱告……我想,我也會相信上帝。」

拯救壞人

漫畫中的英雄人物總是受人青睞。單單在2017年,就有六部超級英雄的電影賺進超過40億美金的票房。為何這些大型動作片如此大受歡迎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