標籤  |  種族主義

先去饒恕

我們雖說都是「主內姐妹」,但我卻和一位白人姐妹形同仇人。某天在一家咖啡廳吃早餐時,我們因對種族的觀點有分歧而起了嚴重的爭執。過後我們分道揚鑣,我還發誓再也不要見到她。但沒想到一年後,我倆竟在同一個福音機構服事,且在同一個部門工作,這迫使我們必須開始交談。起初我們尷尬地談論衝突,但一段時間後,上帝幫助我們互相道歉、醫治我們心靈的創傷,並讓我們能竭力地在機構裡服事。

智慧的建造者

索傑納‧特魯斯(Sojourner Truth)的本名是伊莎貝拉·鮑姆弗里。她於1797年出生在紐約州埃索普斯鎮一個奴隸家庭。她所生的孩子大部分都被賣為奴隸,但在1826年,她抱著在襁褓之中的女兒投奔自由,跟一個資助她獲得自由的家庭同住。她沒有讓不公的制度使他們一家骨肉離散,而是採取法律行動讓小兒子彼得回到身邊,這對當時的非裔美國婦女來說,是一項了不起的壯舉。她知道若沒有上帝的幫助,她絕對無法撫養孩子,因此她成為基督徒。後來她改名為索傑納‧特魯斯,意思是追求真理的旅居者,表明她的生命是以上帝的真理為基礎。

反其道而行

邁克·伯登(Mike Burden)在某個小鎮上經營一間紀念品專賣店。他在店裡舉辦充滿歧視與仇恨的聚會長達15年之久。但在2012年,當他的妻子質疑他為何參與這些活動時,他的心開始軟化。他意識到自己的種族主義觀點是極大的錯誤,而不想再這樣下去。但其他激進分子卻對他採取報復行動,將他們全家人從其中一名成員租來的公寓中趕出去。

上帝作工

在維吉尼亞州的仙納度山谷,一群多元種族的基督徒站在雨中禱告,比爾·海利牧師(Bill Haley)十歲的女兒低聲說:「上帝在哭泣。」他們來到這裡尋求上帝,並嘗試理解美國歷史上發生的種族衝突問題。在這片曾經埋葬許多奴隸的土地上,他們一起攜手祈禱。突然間,強風颳起,大雨隨即傾盆而下。當領導的人祈求醫治種族的創傷時,雨勢加劇。這些聚集禱告的人相信上帝正在作工,祂會帶來和解與寬恕。

上帝的憐憫

在一個寒冷的冬夜裡,有人故意拋擲一塊大石頭,砸破一個猶太小孩的臥室窗戶。那個窗台擺設了大衛之星,以及猶太宗教儀式所用的燭台,表示這戶人家正在慶祝哈努卡節,也就是光明節。這個小孩住在美國蒙大拿州的比靈斯城,當時城裡有好幾千人,包括許多基督徒,都以憐憫回應這充滿仇恨的舉動。他們對猶太鄰居受到的傷害與恐懼感同身受,於是許多人都在自家的窗戶貼上燭台的圖片。

我不怕遭害

在1957年,美國阿肯色州小石城原本只有白人學生的中央中學,允許九名黑人學生入學就讀。此舉遭到州長和當地白人極力反對,以致總統必須出動軍隊和警衛隊鎮壓。最後在全副武裝的兵士保護下,九名黑人學生才得以入學,而畢爾斯(Melba Pattillo Beals)就是其中一員。她在2018年出版的回憶錄中沉痛地敘述,當時年僅15歲的她,每天都必須克服恐懼,面對不公平的對待和騷擾。

絕不沉默

在1963年夏天,民權人士芬妮.露.哈默(Fannie Lou Hamer)在坐了通宵的巴士後,和另外六位黑人乘客在密西西比州威諾納的小餐館吃飯,卻遭執法人員強制驅離,過後還將他們逮捕入獄。但羞辱並沒有因非法逮捕而告終,他們全都遭到嚴重毆打,芬妮更是身受重傷。在粗暴的攻擊幾乎讓她喪命時,她突然唱起詩歌:「保羅和西拉被關在監獄裡,讓我的人民離開。」她不是獨自一人歌唱,其他的囚犯身體雖受限但靈魂卻是自由的,都開口和她一起敬拜。

永遠歡迎

我們教會聚會的地方是一所小學的舊址。這所學校於1958年關閉,當時美國政府取消種族隔離政策,允許黑人學生進入原先只開放給白人學生的學校就讀,這所學校寧願關閉,也不願遵守條例。隔年,學校被迫重新開放。我們如今的一名會友艾爾嬅,便是當年被安排在白人世界裡的其中一位黑人學生,她回憶說:「我和學校裡的幾位黑人老師原本在一個安穩的環境,但我們卻被強迫進入一個全班只有兩個黑人學生的恐怖世界中。」艾爾嬅曾因自己與眾不同而受苦,但卻也因此成為一位具有勇氣、信心,願意寬恕他人的女子。

看看你的城市

密西根州底特律市的一個城市發展集團,以「從我們的角度,看我們的城市」為標語,向人們展現城市未來發展的願景。然而,這個宣傳活動卻突然中斷,因為社區居民發現其中有一個盲點。在這個城市,絕大部分的人口和勞動力都是非洲裔美國人,但是出現在宣傳活動中的招牌、橫幅和廣告牌上的卻都是白種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