標籤  |  罪得赦免

塗抹

在1770年代,還沒有發明橡皮擦前,人們會用麵包皮擦去紙上的墨跡。英國工程師愛德華.納爾恩(Edward Nairne)原本要拿一塊麵包皮擦去錯字,卻誤拿了一塊橡膠,結果發現效果更好,而且殘留的橡皮屑也可輕易用手清除。

大喜訊!

新加坡報紙刊登了一篇簡短但溫暖人心的文章。一群囚犯參加福音機構舉辦的強化家庭關係講座之後,他們得到了一個罕見的機會,可以與他們的家人直接會面。有些囚犯已多年未見自己的孩子,現在他們不用隔著玻璃板談話,而且可以觸摸並擁抱自己的親人。這次的見面讓他們與家人的關係更親密,創傷亦開始得著醫治,他們都不禁流下淚來。

復興

在2003年,摩門蟋蟀群襲美國多個地區,造成了超過2500萬美元的農作物損失。這些摩門蟋蟀大軍壓境時,數量多到人們無立足之地、舉步難行。這種像蝗蟲的昆蟲在1848年侵襲了摩門教徒落腳的猶他州,大量農作物慘遭吞噬,這些蟋蟀也因此得名。摩門蟋蟀的身體雖然只有5-7公分長,但一生可吃掉約17公斤的植物。昆蟲所造成的災害對於農民的生計,以及對一個州或國家的整體經濟,都可說是一場浩劫,造成極大的傷害。

緊閉雙眼

我三歲的外甥顯然知道自己不該這麼做,因為我從他的表情能清楚看到,他明白自己犯錯了!可是當我和他一起坐下來,想要討論他所犯的錯誤時,他竟然緊閉雙眼不看我。他坐在那裡,用三歲的邏輯想著:如果他看不到我,我一定也看不到他;假如他在我面前隱形了,他就可以避開接下來的對話和後果。

甩包袱日

從2006年開始,在美國紐約的時代廣場,有一群人為了迎接新年的到來,每年都舉辦一項不尋常的慶祝活動,稱為「甩包袱日」或「解脫日」(Good Riddance Day)。這是源自拉丁美洲的傳統,人們寫下一年當中不愉快或不堪的回憶,以及不幸的遭遇,然後扔進工業用的碎紙機。有些人甚至親手用長柄大錘,將他們想要擺脫的事物敲碎。

打工記

在大學時期,我在暑假時曾到科羅拉多州的牧場打工。一天傍晚,在割了一整天的乾草後,我又累又餓,開著割草機到草坪上。那時,我想像自己正開著跑車,把方向盤向左急轉,再猛踩左邊的剎車,讓割草機在草坪上快速旋轉。

對不起

在2005年,警官柯林捏造一份報告,導致麥齊入監服刑四年。麥齊發誓出獄後要找柯林算帳,好好修理他。後來麥齊雖洗清了罪名,但已失去了一切。而在這個時候,柯林被發現曾捏造許多報告,他丟了工作,並被關進監獄。但他們兩人在監獄裡的時候,都各自認識了耶穌。

真面目

多年來,我常因過去不敬虔的生活而感到自卑和羞愧,這對我的生活造成許多負面影響。我常擔心萬一過去的事被人發現該怎麼辦?雖然上帝賜我勇氣,邀請一位事工領袖來家裡吃午餐,但我仍害怕別人怎麼看我,想呈現美好的一面。我把屋子打掃得一塵不染,精心烹調三道菜,穿上最好的牛仔褲和襯衫。

變得更好

有一群漁夫在辛苦忙碌了一天之後,聚在蘇格蘭的一家酒館聊天。其中一人興奮地描述捕魚的情景,他手臂一揮,結果將餐桌上的玻璃杯掃到牆上,杯子應聲破碎,在白色的牆面留下污漬。那人向酒館老闆致歉,表示願意賠償損失,但這已無濟於事,白色的牆面已經毀損。這時,有位坐在鄰桌的先生說:「別擔心!」他起身從口袋裡拿出畫圖的器具,並以醜陋的污漬構圖作畫,接著一幀雄偉的鹿頭壁畫逐漸成形。這位化腐朽為神奇的人,就是蘇格蘭的動物藝術家埃德溫.蘭希爾爵士(Sir E. H. Landseer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