標籤  |  罪得赦免

令人痛心的事

一件令人痛心的犯罪事件終於曝光了。有好些女性被有權勢的男人性侵,報紙一再刊登這則新聞。連我向來所景仰的兩位男士也證實涉及性侵醜聞,這令我萬分沮喪,不禁感嘆連教會也無法避免。

重返戰場

小時候,她曾以惡毒的話傷害父母。但她萬萬沒想到,那些惡毒的話竟是她向父母親最後一次說的話。如今,縱然經過多年的心理輔導,她還是無法原諒自己,內心的罪咎和遺憾使她飽受煎熬。

你願回轉嗎?

羅恩和南希的婚姻正日益惡化。南希有了外遇,但過了一段時間後,她向上帝認罪。雖然她知道上帝要她怎麼做,但仍苦苦掙扎,最後她終於鼓起勇氣向羅恩坦承一切。羅恩沒有要求離婚,而是選擇再給南希一次機會,讓南希能改變,重新贏回他的信任。後來,上帝以奇妙的方式重建了他們的婚姻!

有待復興

當年我跟著部隊駐軍在德國,我買了一輛全新的1969年甲蟲車,深綠色的車身搭配棕色的人造皮革座位,真是美極了!但幾年後,車子開始出現問題,還因一次意外撞壞側邊的踏板和一扇門。如果我的想像力夠豐富,我應該會想﹕「這輛老爺車絕對值得修復更新!」如果我的資金夠充裕,就可以讓車煥然一新,可惜我兩樣都沒有,最後只好放棄了。

上帝喜樂

最近,祖母寄給我一本相簿,我翻著這些舊照片,其中一張格外吸引我的目光。照片中,年僅兩歲的我坐在壁爐前面,另一邊則是父親把手搭在母親的肩上,兩人都滿臉慈愛地看著我,喜悅之情溢於言表。

出路

偵探小說家克莉絲蒂所寫的《怪鐘》一書中,描述一群反派角色犯下連環殺人案。其實他們原本只是想對付一個受害者,後來卻為了掩蓋案情而殺了更多人。其中一個共謀者在面對質問時坦承:「我們本來只想殺一個人。」

塗抹

在1770年代,還沒有發明橡皮擦前,人們會用麵包皮擦去紙上的墨跡。英國工程師愛德華.納爾恩(Edward Nairne)原本要拿一塊麵包皮擦去錯字,卻誤拿了一塊橡膠,結果發現效果更好,而且殘留的橡皮屑也可輕易用手清除。

大喜訊!

新加坡報紙刊登了一篇簡短但溫暖人心的文章。一群囚犯參加福音機構舉辦的強化家庭關係講座之後,他們得到了一個罕見的機會,可以與他們的家人直接會面。有些囚犯已多年未見自己的孩子,現在他們不用隔著玻璃板談話,而且可以觸摸並擁抱自己的親人。這次的見面讓他們與家人的關係更親密,創傷亦開始得著醫治,他們都不禁流下淚來。

復興

在2003年,摩門蟋蟀群襲美國多個地區,造成了超過2500萬美元的農作物損失。這些摩門蟋蟀大軍壓境時,數量多到人們無立足之地、舉步難行。這種像蝗蟲的昆蟲在1848年侵襲了摩門教徒落腳的猶他州,大量農作物慘遭吞噬,這些蟋蟀也因此得名。摩門蟋蟀的身體雖然只有5-7公分長,但一生可吃掉約17公斤的植物。昆蟲所造成的災害對於農民的生計,以及對一個州或國家的整體經濟,都可說是一場浩劫,造成極大的傷害。